今日热点推荐: 守望的双眼:聚焦空巢老人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热门搜索 | 网站地图

空巢老人的亲情守望

更新时间:2017-12-05   

分享到:

  人人都有年老的时候,关爱今天的老人就是关爱我们自己的明天。读者朋友,这期视点关注的是“空巢老人”的问题。

  “空巢老人”和“空巢孩子”一样,是当下社会不得不面对的沉重线年前,视点以两个整版的篇幅来探讨“老了谁来养?”的问题时,我们就意识到这股匆匆而来的“银发浪潮”定会给我省的社会生活带来不小的冲击。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程度的加快,空巢老人的处境不断受到关注,如何让老人们度过一个生活有保障,上快乐充实的晚年,已经是摆在所有人面前的一个重要问题,因“空巢老人“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也已经成为我国老龄化浪潮中最突出的表现和最严峻的挑战之一。

  在经济基础相对薄弱的贵州,这个问题又显得格外的让人揪心,根据省民政厅今年4月底的一份统计显示,我省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达到523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14.9%,是中国典型的“未富先老”省份。不管是城市还是农村,不断增多的“空巢老人”使现有的养老体系面临三大挑战:生活保障、日常照料服务、慰藉。所幸的是,这些问题已经引起了党委、和社会的高度重视,上下群策群力正从政策、资金、制度等方面对养老产业予以扶持。

  但所有的这些都代替不了儿女的关爱,老年人最渴望的不是物质生活的丰富而是来自儿女的亲情爱抚,空巢老人的亲情守望也许能带给你更多的思索。

  黔西南州兴义市的广场和公园,是老年人最集中的户外活动场所。这些地方空气清新、景色迷人,被成百上千的老年人当作欢度晚年的乐园,唱歌、跳舞、锻炼、聊天,一年四季风雨无阻,广场和公园总是弥漫着浓烈的“夕阳红”气息。据了解,目前兴义市区设立的老人活动中心或敬老院已经远远满足不了日益剧增的老年人需求,更多的老年市民只好将活动场所移到户外,广场、公园和郊区的一些景点,就成了老人们活动场地的首选。

  走进兴义城区为数不多的几处广场和公园,就见成群结队的老年人或唱歌或跳舞,尽情地享受着晚年健康向上的生活乐趣。与此形成反差的是,更多的老年人默默无言、形单影只,或独坐石椅,或倚栏遥望,或徘徊在广场和公园,或在嘈杂的边默默地当看客他们眼中无不透露出落寞的神情。

  俗话说,树老怕空心,人老怕冷清。在八一公园和一些老人交流,笔者深深感受到老人们对儿孙离开自己既理解支持、又相聚的矛盾心理。多数老年人认为:儿女长大了,离开父母去发展自己的事业学业、组建自己的新家庭,都是很正常的,所以我们老人晚年过得孤单也是正常的,应该理解和支持他们。但事实上,老人们无时无刻不在盼望着全家人团聚的时候。

  家住胜利社区的的退休教师胡大爷今年已70多岁了,他和老伴每天总会到广场和公园活动活动,与其他老人聊聊家常。胡大爷有个子女,除女儿在兴义工作外,两个儿子都在外地工作,两代人总是聚少离多。

  “除了逢年过节,儿子们每年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刘大爷说,儿孙们在外工作上学,他理解,但人老了总希望孩子们能常常回家。

  与白头携老的胡大爷夫妇相比,坐在一边很少搭话的李应珍大娘显得更是落寞。李大娘今年65岁,前几年丧偶,她虽和儿子住,但小夫妻俩都在外县工作,十天半月才回来一次。她告诉笔者:“除了早上和下午带孙子上学,广场和公园就是我主要的活动场所!”

  作者手记:中国人口众多,随着计划生育政策逐渐完善,人口老龄化现象也应运而生。特别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的进一步深化,城市人口流动日益频繁,农村外出务工人员逐年增多,出现了新型的家庭类型“空巢老人”家庭。“空巢老人”是指不与子女居住在一起的老人,其中既包括无子女的老人,也包括与子女分开居住的老人。他们的主要特征是子女在外地工作或外出打工,把老人和孩子留在家里。也有的把孩子带到外地去,家里只留下老人。据民政部统计,中国目前1.69亿60岁以上老年人中,40%过着子女不在身边或没有子女的“空巢”生活。预计到2030年,老龄人口将近3亿,而空巢老人家庭比例或将达到90%,这意味着届时将有超过2亿的空巢老人。

  空巢家庭问题是具有广泛意义的社会问题和经济问题,关系着现代化的进程,关系着社会和谐与安定,也关系着人们的生活质量,是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一个重要因素。关爱空巢老人,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家住兴义黄草街道办的鲁顿去年退休后加入了“空巢”行列。他唯一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山东日照市工作,后来连家也安在山东,空荡荡的大房子里就剩下老鲁夫妻俩。儿子工作忙,加上途遥远,每年只有春节能回来小住几天,那几天是老俩口最欢乐幸福的日子。春节一过,儿子一走,老两口便陷入的寂寞之中。老鲁爱好多,打太极拳,找人下棋或到公园和那些老爷子老奶奶跳跳广场舞,时间倒不难打发。妻子爱好少,不大出门,天天在家里受着寂寞的,于是像小孩儿一样天天盼过年。她虽然不是“手机控”,但随时随地都把手机挂在脖子上,生怕错过了儿子电话,儿子房间床上的被套床单本没人用过,她也三天两头清洗,每天还要关注山东的天气预报,一发现气候有变就忙着给儿子打电话。儿子也曾把二老接过去一起生活,但由于、生活习惯等不适应,没住多久老两口便又回到了兴义。

  “在这个年代,漂一族和空巢老人都是一根藤上的两个苦瓜,当父母的哪个不希望孩子能常回家。”老鲁说,“但孩子确实忙、也远,往返一次光费就得上千元,还得耽搁不少时间。经常回来,经济负担不起,单位也不会给你那么多时间。一年回来看一次,我们都能理解。”

  作者手记:现代社会中,传统家庭结构已越来越趋向简单化,老少两代人都要求有自己的生活空间,而随着独生子女长大外出学习工作,一生辛辛苦苦拼搏只为安度晚年享受天伦之乐的父母只好独守“空巢”。随便在市区走走,空巢老人们孤单的身影随处可见。

  空巢老人是现代社会的一个新群体,快节奏的社会生活似乎把他们给忽略了。对空巢老人来说,比清贫的生活更难的,是上的。子女在外辛苦赚钱,老人则只能围着“空巢”打转转,生活在狭小封闭的空间里,天伦之乐渐渐成为空巢老人们消费不起的奢侈品。

  对于刚刚步入社会开始打拼的“80后”,面对高高在上的房价和竞争激烈的工作,他们中的大多数要么沦为“房奴”,要么只能“啃老”。对于并不遥远的父母养老问题,囊中羞涩的他们感到十分困惑,甚至有人发出了“十年后,我的父母谁来养”的感慨。

  对于正在变老的父母,“70后”、“80后”已经开始感受到养老的压力。在城市,这个群体多为独生子女,一对夫妻要赡养四个老人甚至八个老人(如果双方的爷爷奶奶均健在),但办法却不多。社会化养老机制的建立和完善,是这一群体的现实。

  前段时间,笔者在兴义市人民医院照顾生病的父亲时,认识了在同病房照顾住院丈夫的张德芬老太太。她和丈夫陈强老先生均是伟大的中国父母的代表,含辛茹苦把儿子养大,然后又倾其所有,把儿子供上的名牌大学并留在找到了工作,这才尽完了父母之责,松了一口气。如今,儿子已在皇城根下安家落户,娶了个姑娘做太太,回老家工作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了。张老太夫妇不但无半句怨言,而且还引以为豪。

  去年12月,65岁的陈老先生突然中风,一下子变成了卧床老人,需要全天候护理,这下可急坏了张老太太。重未下过厨房的她速成了买菜、做饭、洗衣等家务活,还要学习如何照顾卧床老人的基本护理知识和急救知识。最为辛苦的是带陈老先生来医院检查、看病,姣小身板的张老太太扶着大块头的陈老先生上楼下楼非常吃力。从找朋友帮忙到雇钟点工再到现在依靠保姆帮忙,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张老太太苍老了很多。她开始担心,要是自己某一天也突然倒下来,那可怎么办?

  父母之伟大在于不图回报,张老太太夫妇从未因病“拖累”过儿子,甚至从不把令儿子担心的事告诉他。夫妇俩相依为命,依靠对儿子的思念苦苦支撑着。在陪同老伴住院的日子里,张老太太看到其他老人的儿女们围在病床前问寒问暖,很是羡慕她有些后悔把唯一的儿子送到那样遥远的地方。儿子在,也就是个普通的公司职员。老夫妻俩都是退休的公务员,平日里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每年安排两次去看望儿子。现在老伴卧床了,再想去见儿子更不容易了,陈老先生越来越忧郁,常跟她唠叨:“我现在虽然瘫了,但比你幸福,我肯定比你先,时有你守在床前。可是我后,你动不了时该咋办呢?”面对陈老先生的担心,张老太太满腹苦楚却难以言表。

  和笔者闲聊时,张老太太常说:“我最近老在想,如果老陈走了,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是把房子卖了去找儿子呢,还是住进养老院里?和儿子住吧,他房子才40平方米,南方人到北方生活不习惯;进养老院又觉得太复杂,我这人喜欢安静。唉,我到底该如何养老呢。计划生育这么多年,在我们单位里,像我们这样独生儿女远在异地他乡的空巢老人有好几对,现在都已风烛残年,有的一人独居,有的进了养老院,唉!”

  作者手记:父母不求回报,一辈子把全部的精力和希望放在儿女身上,却没想过要为自己的老年生活铺好。一旦儿女不能长伴于膝下且经济能力又不足以赡养父母时,老年的孤独可想而知。有数据称,目前中国城市空巢化平均超过39%,甚至有的城市已高达70%。面对现实,不少人在大力“家庭养老”!那么,家庭养老在“空巢化”比率快速提高的现状下还能安全可行吗?市场高服务品质的社会养老机构能为广大空巢老人提供颐养的场所,同时也能帮助广大子女们解除后顾之忧。

  “老有所养”是一个社会的基本民生。计划生育政策下形成了一比四、一比六的家庭结构,加之中国尚在“城市化”进程中,子女远离家乡进城工作,客观上造成了空巢老人的增加。如何养老,成为这个时代避不开的社会课题。

  相比城市的老人,农村的空巢老人生活更为艰苦。他们没有赖以安度晚年的退休金,没有聊以打发时光的和条件。支撑他们生活的,是那份对亲情的守望。

  兴义南盘江镇的刘会大娘今年60多岁,三个儿女都在外地打工,连孩子都带到外地上学了,留下她和老伴守在村子的老房子里。刘大娘的丈夫在一次进山挖药材时不幸掉进山沟摔了,三天后才被发现。年老丧夫,老人显得越发孤单,人也越发衰老了。丈夫的遗像天天不离她身边,逢人就叨唠:“这个,扔下我不管了。”老人养了两只猫,夜深人静没人说话时,她只有自己逗逗猫咪打发时光。

  则戒乡的杨仁明老人,老伴去世多年,他与两个上学的孙子相依为命。两个儿子十几年前就去广东打工,后来又在那里开起了餐馆。孩子们的经济条件好了,每月都要给他寄来2000多块钱。在农村,这些收入足够他和孙子吃喝,不必再继续种地做农活,可他说“咱就是劳碌命,闲不下来”,一个人除了照顾孙子,还种了全家的6亩地。和村里许多老人一样,杨大爷由于长年累月干重活,落下了关节疼的毛病,一到天阴下雨,腿疼得连都出不了。但农忙时候他贴片膏药、吃点止痛药,照样得扛着锄头下地干活。老人说他们村里很多六七十岁的老人都有老年病,每年夏收、秋收,这些老人舍不得花钱雇人,只能自己慢慢干。

  我有些不解:“娃娃们每个月给你的钱足够吃喝了,你又何别要那样苦呢?”杨老汉说:“农民不种地干啥?闲下来就浑身不自在,更想念孩子们了。有事情做着,心里就没有那么空了!”

  近年来,兴义市不少乡镇经济发展较快,农民的生活大为改善,有的乡镇也有了娱乐室、小广场。但这些老人干了一辈子农活,不像城里老人那样多才多艺,所以在娱乐场所也不会用“广场舞”、“晨练”之类去充实自己的生活,而是坐在村里新修的小广场上,一边晒太阳,一边聊着孩子在外的情况。留守老人吴江说:“儿孙都不在身边,我们非常寂寞,也不爱走亲戚,去哪里都怕成了别人的拖累,只能以这种方式熬时间。”

  相比之下,70岁的空巢老人刘大爷让人感觉生活得比较乐观。因行动不便,刘大爷只能长期独自待在家中,一条小黑狗是他的伙伴。见到老人时,他正在口的地里打理菜园。干枯的双手,深深的皱纹,不合脚的胶鞋沾满了泥。见到我,老人停下手头的活,卷起衣袖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笑着说:“我人老了,只能种点小菜。”

  刘大爷有两个儿子,都在外地打工,一年顶多回家一趟。靠儿子们给的生活费,老人精打细算勉强维持生活。他说:“娃儿们家境也比较困难,我也不希望他们能给我更多的资助,自己勉强还动得,生活能自理的。”

  刘大爷已届古稀,听力不太好,视力也模糊了,还患有风湿病和高血压,天气稍有变化关节就会疼痛。前几天老人身体不适还天天去医院打点滴,医疗费要靠孩子们支付。尽管如此,刘大爷却非常乐观,见到人总是笑嘻嘻的。

  作者手记:“出门一把锁,进门一盏灯”。这是时下不少农村空巢老人状况的真实写照。这些留守老人知识文化水平普遍不高,属于体力型和传统经验型劳动者。由于缺少子女协助,很多本该含饴弄孙、颐养的空巢老人却要承担起繁重的生产劳动。加上农村劳动力外出务工有时很难把子女一同带出,导致农村隔代监护现象十分普遍,不少留守老人同时监护两个以上孙辈。隔代监护使留守老人不得不再次经历抚养过程,承受沉重的照料负担。年迈的老人没有儿女亲人陪伴在身边,独自守着陈旧的老屋,默默地给儿女们以支持和希望。在老人眼中,这里永远是儿女们的家,是他们在外打拼累了倦鸟归巢时永远的港湾。守着港湾的老人们不少还生活贫困身体多病,尤其是随着年龄渐渐增长,他们连生活也无法自理,生活的可想而知。农村空巢老人的养老问题,不能不引起社会的关注。解决空巢老人问题归根结底要靠经济发展。地方要加大招商引资力度,争取引进企业。企业进驻多了,年轻人就可以在口就业。另外,大力发展特色农业,这样一来,村民的收入可以增加,不用离开家庭外出打工就可以发家致富。

热词: 空巢老人的守望

文章精选

健康指南

热门排行

精彩推荐

网站首页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 尚媃老人网 www.secularcenter.org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