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推荐: 上海市老年基金会、市社区卫生协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热门搜索 | 网站地图

小病不出门大病不出院 上海探索医养结合新模式

更新时间:2018-07-13   

分享到:

  “人生七十古来稀”早已成过去式,如今是“十岁不稀奇”。上海更是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不仅老年人口占户籍人口的28.8%,而且高龄老人数量庞大。人老了,往往病也多了。对于患有多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或大病后需要长期治疗和专业护理的高龄老人,入住护理院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尽管脸上布满了老年斑,但96岁的头发还没有全部变白,用一把篦子朝后箍得整整齐齐,身上的衣服也干干净净。中午11时30分,当记者看到她时,她已经吃过午饭,正舒舒服服地坐在走廊的椅子里看电视。

  在中原护理院已经住了3年了。当时,她身患多种疾病,在其他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必须出院。而且因为老年病的治疗没有显著效果,家人被告知,找家护理院让老人度过最后几个月的时间吧。于是,她插着胃管、导尿管,被救护车送到了这里。当她张开眼睛,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以为家人把她“扔”在这里不管了,不禁悲从中来。

  没想到,经过3个月的治疗和护理,身上的管子都拔掉了,冠心病、高血压等慢性病都控制住了。又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她能起床下地了。这让她喜出望外,因为“做梦也没想到这辈子还能站起来”。更让她高兴的是,三个女儿一个儿子每天轮班来看她,从不间断,孙子也常来。这不,上午二女儿刚刚来过,还搀扶她到楼下走了走。思清晰,有问必答。她说,一有头疼脑热,医生就来了。去年冬天她的哮喘发得很厉害,幸好治得及时。生活上,有护理员照料,早晚两次擦身,一个星期洗两次澡。“在这里越住越开心!”

  “王阿婆,到100岁,我们给您做寿。”听到院长马明素的话,王阿婆脸上笑成了一朵菊花:“等我到100岁,我把劳保工资全部拿出来买蛋糕请所有人吃!”

  是中原护理院收治的高龄病人中的一位。中原护理院是杨浦区总工会于1995年开办的,有12名医生、23名、医技人员7名、3名药师。院里共有床位160个,先后被评为全国爱心护理示范、上海市文明单位、上海市三八红旗集体。

  在这里,有很多像一样住了很久的老病人,这家护理院已经成为他们安享晚年的地方。他们如果一旦离开这个,脆弱的生命很可能就结束了。这里最高龄的是位103岁的老太,她的大儿子已经85岁了,时常来看母亲,自己也颤颤巍巍的。

  而住护理院的费用并不一定比住养老院高。因为护理院属于医疗机构,床位费、治疗费、医药费、医疗护理费都可以用医保结算。仍以为例,她最近身体状况稳定,近3个月的医药费自负部分是1616元,平均每月530多元,生活护理费是60元/天、每月1800元,伙食费是540元/月,所有费用加起来不到3000元。而她每个月的养老金有3400多元。

  正因为如此,护理院的床位周转率很低,最长的甚至住了十几年的。几年前,中原护理院里又辟出了一个区域,设有65张养老床位,这个区域又叫“民星第三敬老院”。杨浦区总工会此前在殷行街道区域开办的“民星第一”和“民星第二”两家敬老院,共200余个床位,也都由中原护理院的管理团队管理,护理院的医生、经常到两家养老院出诊,实现医疗资源共享。护理院的病人如果康复得好,可以转入养老院;敬老院里的老人如果突然发病或身体状况变差,可以转入护理院。“医养结合”在这里得到了实现。

  建工医院、建阳养老院、建峰护理院,这是坐落在同一个大院里的三家机构。既能养老,走几步又可以到二级综合性医院看病,这样的医养结合,对老人来说真是太理想了。而像这样,医院、护理院、养老院“三位一体”的,在全国也属于首创。

  建阳养老院开办于2009年。当时的建工医院领导看到周边社区老年人口众多,社会上养老需求大,便决定依托自身医疗优势,试水养老行业。医院调整布局,将原来6层楼的门急诊大楼改建为养老院,共有180张床位,有单、二和三三种房型,康复理疗室、阅览室、室、活动室一应俱全。

  记者看到,这里的两比一般养老机构的要大,卫生间也很大,还有每人一张写字台。房间内允许老人按照自己的喜好布置,放置自己的物品,很有家的氛围。每层楼的餐厅都着每周菜单,午餐和晚餐均为三菜一汤,其中的大荤还有4种可以选择,老人提前勾好就行。尽管旁边就是医院,养老院底楼仍有医务室,门口贴着的值班表上,值班医生竟然都是内科主任医师。此外,为了减少老人就诊配药的等候时间,医务室还安装了门诊挂号系统;对于行动不便但需长期康复治疗的老人,医院康复医学科医生还上门设点为服务。真是“背靠大树好乘凉”!

  建工医院院长王雪英兼任建阳养老院院长。她说,养老院给老人最大的好处就是安全感,可以做到“小病不出门(养老院),大病不出院(医院)”。如果老人突发心肌梗等急病,立刻就可以送入医院,医院为养老院老人开设了绿色通道,仅去年就抢救老人50多人次。

  入住这样的养老院,要多少费用?记者在底楼的收费标准上看到,床位费从二2300元到单4200元不等,护理费分380、690、980三档,伙食费是20元一天。王雪英介绍,刚刚开办时,平均每月4200元的收费在这个行业属于高的,不过由于“医养结合”的特色,半年后床位就全满了。现在5年多过去了,收费也没有怎么调整过,加上出院老人极少,因此一床难求。在去年虹口区对养老院的综合考核中,建阳养老院名列第三。

  在距养老院几十米外,还有一所建峰护理院。这是2013年初建工医院与上海建峰职业技术学院合作创办的,有床位230张,同样利用建工医院人员和设备的优势,为护理院病人提供医疗、护理、康复和关怀等服务。护理院副院长朱月妹就是原来医院的护理部主任。

  93岁的曹瑞芬是位孤老,原来曾是一名小学校长。她2009年9月入住养老院。2011年的一天凌晨,值班护理员例行巡视时发现老人有异常昏睡现象,立即报告养老院总值班,凭着丰富的医学知识,总值班判断老人可能是突发严重脑溢血,当机立断组织护理员将老人送建工医院急诊科抢救。在医护人员全力救治下,终于将老人从线拉回来。通过医院为养老院开办的绿色通道,老人顺利转入医院病房治疗。病愈后老人回养老院又受到细致周到的专护。建峰护理院开办后,老人转入了护理院。

  前天下午,在护理院的大厅,一些能够活动的老人聚在这里,有的休息,有的聊天,更多的是享受家人陪伴的闲适。86岁的王成仁老伯坐在轮椅上,正在和妻子说话。王老伯患大肠癌,手术后做了人工造漏,他还患过脑梗,并有糖尿病,入院时脚肿得很厉害,躺着不能动。经过一年多治疗和康复,现在不仅能坐起来,还能扶着轮椅走几步。他的妻子81岁,住在宝山高泾,尽管到这里要换两部公交车,她还是每天几乎都来陪伴老伴。她说,护理院的治疗费都可以用医保结算,不过生活护理费比较高,王老伯每月支出在5000多元,自己的养老金不够,家里人再出一点。

  在这个“建”字号系列机构里,记者还了解到一桩新鲜事:有的老夫妻俩都住在这里,不过一人住在护理院,另一人住在养老院。每天,能的那位就到护理院,去陪伴另一位,或推着轮椅,带他在花园里散步。院方说,这样的老夫妻共有三对。

  “人生七十古来稀”早已成过去式,如今是“十岁不稀奇”。上海更是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不仅老年人口占户籍人口的28.8%,而且高龄老人数量庞大。人老了,往往病也多了。对于患有多种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或大病后需要长期治疗和专业护理的高龄老人,入住护理院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尽管脸上布满了老年斑,但96岁的头发还没有全部变白,用一把篦子朝后箍得整整齐齐,身上的衣服也干干净净。中午11时30分,当记者看到她时,她已经吃过午饭,正舒舒服服地坐在走廊的椅子里看电视。

  在中原护理院已经住了3年了。当时,她身患多种疾病,在其他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必须出院。而且因为老年病的治疗没有显著效果,家人被告知,找家护理院让老人度过最后几个月的时间吧。于是,她插着胃管、导尿管,被救护车送到了这里。当她张开眼睛,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以为家人把她“扔”在这里不管了,不禁悲从中来。

  没想到,经过3个月的治疗和护理,身上的管子都拔掉了,冠心病、高血压等慢性病都控制住了。又经过一段时间的康复,她能起床下地了。这让她喜出望外,因为“做梦也没想到这辈子还能站起来”。更让她高兴的是,三个女儿一个儿子每天轮班来看她,从不间断,孙子也常来。这不,上午二女儿刚刚来过,还搀扶她到楼下走了走。思清晰,有问必答。她说,一有头疼脑热,医生就来了。去年冬天她的哮喘发得很厉害,幸好治得及时。生活上,有护理员照料,早晚两次擦身,一个星期洗两次澡。“在这里越住越开心!”

  “王阿婆,到100岁,我们给您做寿。”听到院长马明素的话,王阿婆脸上笑成了一朵菊花:“等我到100岁,我把劳保工资全部拿出来买蛋糕请所有人吃!”

  是中原护理院收治的高龄病人中的一位。中原护理院是杨浦区总工会于1995年开办的,有12名医生、23名、医技人员7名、3名药师。院里共有床位160个,先后被评为全国爱心护理示范、上海市文明单位、上海市三八红旗集体。

  在这里,有很多像一样住了很久的老病人,这家护理院已经成为他们安享晚年的地方。他们如果一旦离开这个,脆弱的生命很可能就结束了。这里最高龄的是位103岁的老太,她的大儿子已经85岁了,时常来看母亲,自己也颤颤巍巍的。

  而住护理院的费用并不一定比住养老院高。因为护理院属于医疗机构,床位费、治疗费、医药费、医疗护理费都可以用医保结算。仍以为例,她最近身体状况稳定,近3个月的医药费自负部分是1616元,平均每月530多元,生活护理费是60元/天、每月1800元,伙食费是540元/月,所有费用加起来不到3000元。而她每个月的养老金有3400多元。

  正因为如此,护理院的床位周转率很低,最长的甚至住了十几年的。几年前,中原护理院里又辟出了一个区域,设有65张养老床位,这个区域又叫“民星第三敬老院”。杨浦区总工会此前在殷行街道区域开办的“民星第一”和“民星第二”两家敬老院,共200余个床位,也都由中原护理院的管理团队管理,护理院的医生、经常到两家养老院出诊,实现医疗资源共享。护理院的病人如果康复得好,可以转入养老院;敬老院里的老人如果突然发病或身体状况变差,可以转入护理院。“医养结合”在这里得到了实现。

  建工医院、建阳养老院、建峰护理院,这是坐落在同一个大院里的三家机构。既能养老,走几步又可以到二级综合性医院看病,这样的医养结合,对老人来说真是太理想了。而像这样,医院、护理院、养老院“三位一体”的,在全国也属于首创。

  建阳养老院开办于2009年。当时的建工医院领导看到周边社区老年人口众多,社会上养老需求大,便决定依托自身医疗优势,试水养老行业。医院调整布局,将原来6层楼的门急诊大楼改建为养老院,共有180张床位,有单、二和三三种房型,康复理疗室、阅览室、室、活动室一应俱全。

  记者看到,这里的两比一般养老机构的要大,卫生间也很大,还有每人一张写字台。房间内允许老人按照自己的喜好布置,放置自己的物品,很有家的氛围。每层楼的餐厅都着每周菜单,午餐和晚餐均为三菜一汤,其中的大荤还有4种可以选择,老人提前勾好就行。尽管旁边就是医院,养老院底楼仍有医务室,门口贴着的值班表上,值班医生竟然都是内科主任医师。此外,为了减少老人就诊配药的等候时间,医务室还安装了门诊挂号系统;对于行动不便但需长期康复治疗的老人,医院康复医学科医生还上门设点为服务。真是“背靠大树好乘凉”!

  建工医院院长王雪英兼任建阳养老院院长。她说,养老院给老人最大的好处就是安全感,可以做到“小病不出门(养老院),大病不出院(医院)”。如果老人突发心肌梗等急病,立刻就可以送入医院,医院为养老院老人开设了绿色通道,仅去年就抢救老人50多人次。

  入住这样的养老院,要多少费用?记者在底楼的收费标准上看到,床位费从二2300元到单4200元不等,护理费分380、690、980三档,伙食费是20元一天。王雪英介绍,刚刚开办时,平均每月4200元的收费在这个行业属于高的,不过由于“医养结合”的特色,半年后床位就全满了。现在5年多过去了,收费也没有怎么调整过,加上出院老人极少,因此一床难求。在去年虹口区对养老院的综合考核中,建阳养老院名列第三。

  在距养老院几十米外,还有一所建峰护理院。这是2013年初建工医院与上海建峰职业技术学院合作创办的,有床位230张,同样利用建工医院人员和设备的优势,为护理院病人提供医疗、护理、康复和关怀等服务。护理院副院长朱月妹就是原来医院的护理部主任。

  93岁的曹瑞芬是位孤老,原来曾是一名小学校长。她2009年9月入住养老院。2011年的一天凌晨,值班护理员例行巡视时发现老人有异常昏睡现象,立即报告养老院总值班,凭着丰富的医学知识,总值班判断老人可能是突发严重脑溢血,当机立断组织护理员将老人送建工医院急诊科抢救。在医护人员全力救治下,终于将老人从线拉回来。通过医院为养老院开办的绿色通道,老人顺利转入医院病房治疗。病愈后老人回养老院又受到细致周到的专护。建峰护理院开办后,老人转入了护理院。

  前天下午,在护理院的大厅,一些能够活动的老人聚在这里,有的休息,有的聊天,更多的是享受家人陪伴的闲适。86岁的王成仁老伯坐在轮椅上,正在和妻子说话。王老伯患大肠癌,手术后做了人工造漏,他还患过脑梗,并有糖尿病,入院时脚肿得很厉害,躺着不能动。经过一年多治疗和康复,现在不仅能坐起来,还能扶着轮椅走几步。他的妻子81岁,住在宝山高泾,尽管到这里要换两部公交车,她还是每天几乎都来陪伴老伴。她说,护理院的治疗费都可以用医保结算,不过生活护理费比较高,王老伯每月支出在5000多元,自己的养老金不够,家里人再出一点。

  在这个“建”字号系列机构里,记者还了解到一桩新鲜事:有的老夫妻俩都住在这里,不过一人住在护理院,另一人住在养老院。每天,能的那位就到护理院,去陪伴另一位,或推着轮椅,带他在花园里散步。院方说,这样的老夫妻共有三对。

热词: 上海老人护理医院

文章精选

健康指南

热门排行

精彩推荐

网站首页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 尚媃老人网 www.secularcenter.org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