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推荐: 85岁抗美援朝老兵在农村敬老院多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热门搜索 | 网站地图

85岁抗美援朝老兵在农村敬老院多天 无人知晓

更新时间:2018-10-11   

分享到:

  2015年5月,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85岁老兵,在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兴业县的一个敬老院去世了。而令人唏嘘的是,老人是在去世多天之后才被发现的。为什么住在敬老院里,却没有人知道老人的去世呢?敬老院的管理人员去哪儿?它反映了农村养老的哪些现实问题呢?记者赶赴玉林市兴业县进行了调查。

  10月9日下午两点,记者来到了钟兴成老人生前居住的城隍镇敬老院。现在,这里正在进行施工扩建,敬老院里的房间基本上都上了锁,已经没有老人居住在这里了。

  为什么敬老院里没有服务人员呢?《经济半小时》记者来到城隍镇的民政部门了解情况。但这里的工作人员不愿意提供相关信息,也极力回避记者的采访。钟兴成老人的在这里是不是一个个案呢?

  带着疑问,记者走访了玉林市兴业县的山心镇石柜五保村。五保村是村办的专门为村里贫困的五保老人提供的供养场所。在吃、穿、住、医、葬方面给老人提供生活上的照顾和物质上的帮助。在这个五保村一共住了5位老人。

  70岁的老驼背人叫卢,是住在这里最年轻的老人,和86岁的杨善新同住在一个房间。平时,老人们自己做饭、洗衣服,生活上全靠自己照顾自己。

  这里住着的五保老人都无儿无女,每个月有230元的五保补助金,再加上养老保险、电费补助,一个月的生活费有330块钱,平时生活只能省吃俭用。

  在农村,虽然很多老人参加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但是受起付线和保险比例的,所能报销的药费寥寥无几。五保村的这几位老人平时在药店买的药,基本上都是要自己花钱。

  就在卢和杨善新两位老人房间的隔壁,有两位老人相继去世,这对卢老人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今年74岁的覃远强是石柜五保村里身体状况最好的一位老人,覃远强告诉记者,老人们在五保村的生活,都是自行管理,平时也很少有其他的管理人员过来照料。

  这里是离县城最近的葵阳镇敬老院,总共只住了6位老人。从老人们口中记者了解到,敬老院里只有一个管理员,平时基本上都是老人自己照顾自己。

  谭大爷和这里的老人已经多次向当地的民政部门反映,希望能安排一两名工作人员来专门买菜做饭,照顾他们的起居生活,但是一直没能得到解决。

  中午的时候,老人们陆续开始做饭,行动不太方便的谭大爷,颤颤巍巍的拿出了一片白菜叶子,这就是他中午的午饭。

  谭大爷在敬老院已经住了5年,一生没有结婚,没有子女,平时的生活主要靠每个月230元的五保救助金和90元的养老保险,加起来总共320元。

  在敬老院住的这六位老人,除了谭大爷之外,有两位老人听力有障碍,另一位老人是哑的,记者只有通过大声讲话和在本子上写字的方式才能跟他们进行简单的沟通。和谭大爷一样,他们最担心的也是未来的生活无人照顾。

  在对兴业县农村敬老院的走访中,记者强烈地感觉到,这些农村敬老院普遍存在入住率低、管理服务不到位等问题。在沙塘镇敬老院,记者看到,有些长久无人居住的闲置房间,已经用来养鸡了。

  乡镇级敬老院一般只收有自理能力的五保老人和孤寡老人,每个敬老院基本上也只有一名管理员。沙塘镇敬老院的管理员陈少红告诉记者,平时每周过来两到三次。

  在南宁市武鸣县城厢敬老院,也同样存在入住率低的情况。武鸣县民政局低保办主任乐荣告诉记者,很多老人不愿到敬老院居住,除了观念的因素,护理人员少、服务不到位也是造成入住率低的一个重要因素。

  《经济半小时》记者在玉林市兴业县走访的时候了解到,在农村很多青壮年都外出打工,只留下老人带着孩子在家,还有很多是老人一个人在家,独自生活。在山心镇石柜村,村民向记者说起,村里有个老人叫卢善志,前两天走时胳膊摔,一个人在家没人照顾。

  卢善志老人的左手前天因为下雨滑,在口的边摔了一跤,左手腕已经全部了。卢善志老人的三个孩子都在外面打工,老伴儿早已去世,家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生活。刚刚买回来的药,也只能自己给自己抹。

  因为摔了一只手,卢善志老人在刷碗的时候只能用一只手勉强凑合着自己干。老人说,自己一个人生活难免有时觉得孤单,所以就养了这条小狗与他做伴儿。

  卢善志老人患有白内障,加上身体弱,地里的农活儿也干不动了,生活的来源主要靠发的一两百块钱的高龄老人补助和儿子偶尔寄回来的一点点生活费。眼下,他最担心的就是生病。

  这位老人叫赵培琼,以前参加过红军,做过情报员,这里的人都叫她“红军奶奶”,当记者问其她现在的生活的时候,她连声说好。

  他叫黄华平,以前做过房地产投资,2015年3月,他和出身的何素红一起,同南宁市民政局合作,以“公建民营”的运营方式接管了这个敬老院。

  广西南宁市民政局社会救助科科长甘丹妮:所谓的公建民营就是,公家建设。民营就是说,用民办的社会力量来运营。

  午饭后,是何素红的时间,每天他们要两次,何素红对待这些老人就像对待孩子一样哄着。临走时,老人突然抱住何素红亲了一口,看得出老人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

  广西南宁市武鸣真情养老中心院长何素红:我们刚来的时候是四栋楼,90个床位。只住了16个五保老人。通过我们来了改善了,三个月的时间,现在逐渐的把这个设施完善。现在有了33个入住五保老人。

  广西南宁市新阳真情养老院院长黄华平:我们的配比是1:3.5。每一个护理人员,负责3.5个老人。

  在这里记者看到,对于生病的五保老人,有护理人员专门给熬药、送药,对于行动不方便还有人送饭、洗衣服。黄华平还购进了专业的医疗设施,安装了24小时的呼叫系统。黄华平告诉记者,养老产业投入大,回报周期长,如果不是因为是“公建民营”的模式,他可能不敢轻易涉足养老产业。

  黄华平:按两百个床位的计算,整个院的设施的建设,起码要一千万元。如果现在我们做公建民营了,只需要250万元就可以打造一个比较好的养老院了。

  甘丹妮:大概是20%到30%这样的比例,就占总床位数。超过这些人数的这些人,由来负责补贴这个资金。

  据黄华平运营半年的情况来测算,照顾一个五保老人要花费成本1200元左右,补贴400元,这就意味着每个五保老人他要倒贴800元钱。

  黄华平:我们是50个老人,五保老人。然后超出的床位数,我们是向社会,去招募老人来护理。整个的比例大概是33%左右的五保老人。社会老人的线%。社会招募老人的话,就是以后我们盈利的部分了。

  目前,武鸣真情养老中心开始接收失能和半失能老人,未来将兴建护理员等级以上的医疗机构,实现医养结合。

  居家养老,养儿防老,是我们传统的养老方式,尤其是在农村地区更是如此。但是现在,这样的方式已经不再适应我们社会的现实。随着农村青壮年人口的大量外出,村里的空巢老人是大幅增加。失去了年轻人的照顾,这些孤独的老人,只能越来越多地走进敬老院。至少,那里还有其他老人可以做个伴儿。然而,乡镇村级的敬老院,人手不足,管理不善,经费紧缺的情况是大量存在,让这样的养老隐忧重重。

  怎样化解其中的难题,让农村老人也能老有所养,是一个十分紧迫的问题,急需得到各级地方的重视。虽然一些公建民营养老机构仍然数量不足、运行模式不够完善,但这些机构的良性运转,至少让我们看到了希望。无论困难有多少,我们都希望积极地作为,让农村老人老有所养,老有所依。

热词: 南宁痴呆老人护理院

文章精选

健康指南

热门排行

精彩推荐

网站首页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 尚媃老人网 www.secularcenter.org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