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推荐: 天伦之乐ML8030电子血压计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热门搜索 | 网站地图

兰亭集序》解读与探究

更新时间:2015-01-06   

分享到:

  王羲之生活的魏晋时期,玄学清谈盛行,士族文人多奉行庄子人生哲学,故作放旷而不屑事功,甚至厌倦人生,放荡形骸,轻生乐。王羲之也是一个颇具辩才的清谈文人,但在思想和人生理想上,与一般谈玄文人不同。他曾说过:“虚谈废务,浮文妨要。”(《世说新语·言语篇》)王羲之借这篇序文当时一些文人的人生态度,指斥“一生”、“齐彭殇”是一种虚妄的人生观,强调生是人之大事,珍惜生命,痛乃是古今人类的共性,充分肯定生命存在的价值。

  这篇文章具有清新朴实、不事雕饰的风格。语言流畅,清丽动人,与魏晋时期模山范水之作“俪采百字之偶,争价一句之奇”(《文心雕龙·明诗篇》)迥然不同。句式整齐而富于变化,以短句为主,在散句中参以偶句,韵律和谐,乐耳动听。

  1.学会利用注释自读课文,在理解大意的基础上,结合语境或利用工具书理解课文中个别没有加注词句的意义。如“岁在癸丑”的“岁”,“虽无丝竹管弦之盛”的“虽”,“或取诸怀抱”中的“或”,“向之所欣”的“欣”,“所以兴怀”的“所以”等。这些词语在以前学过的课文中都有接触,在回忆旧知中,弄清其意义和用法。

  2.思考和把握作者议论的中心观点和思想情感脉络。这篇课文虽然短小,但是难度很大,只有把握课文的中心观点和情感脉络,才能理解作品的内容。作品的中心观点是“生亦大矣”,由此可知,文章是抒发作者对问题的感慨。而表现其情感变化的词语是“乐─痛─悲”,那么,作者为什么乐,为什么痛,又为什么悲?带着这样的问题研读课文,就可以比较深刻地理解作者的旨意。

  也。(永和九年,也就是癸丑年,三月初,我们在会稽郡山阴县的兰亭,为的是到水边进行消灾求福的活动。①永和九年:公元353年。永和,东晋穆帝司马聃年号。②癸丑:ɡuǐchǒu,永和九年的干支纪年。古人常用“天干”十个字和地支十二个字循环相配来表示年月日的次序。天干,即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地支,即子丑寅卯辰已午未申酉戍亥。③暮春之初:指夏历三月初。暮春,春季的末一个月。暮,晚。④会稽:Kuàijī,当时的郡名,辖境相当于现在浙江省北部和江苏省东南部一带。⑤山阴:县名,即今浙江绍兴市,当时是会稽郡治所在地。⑥兰亭:在今绍兴市西南,古有地名兰渚,渚中有亭。相传春秋战国时,越王勾践曾在此种植兰花,故名曰“兰亭”。《水经·浙江水注》:“湖口有亭,号曰兰亭,亦曰兰上里。太守王羲之、谢安兄弟数往造焉。”古亭几经迁移,今亭为清康熙十二年,即公元1673年重建于兰渚山麓。⑦修:这里是举行的意思。⑧禊事,古代的一种风俗,古人常在春秋两季至水边用香熏草药洗濯,以祓除不祥。后来逐步演变为到水边宴饮、郊外游春一类活动。春禊在阴历三月上旬的“巳”日,魏以后定为三月三日,不再用“巳”日;秋禊在阴历七月十四日。禊:xì。)群贤

  集。(时贤都到了,年老的年少的都聚在一起。①群贤:指孙绰、谢安、支遁等当时名士四十一人。②毕:全、都。③少长:指王、谢家族的小辈和长辈。王羲之的儿子王凝之、王徽之等人是少;王羲之、谢安等人是长。④咸:都、全,意义同“毕”。)[这几句是本段第一层,交代兰亭的时间、地点、事件。接着交代与会人物。“毕”、“咸”二字尽显名士贤才荟萃之盛况。]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

  。(这地方有高高的山岭,茂密的树林,修长的竹子,还有一条清澈而湍急的溪流,辉映环绕在兰亭左右,用它作为供流觞用的曲水,大家依次排列坐在岸边。①修竹:高高的竹子。修,长。②激湍:流势很急的水。湍,tuān。③映带:景物相互辉映衬托,彼此关连。④流觞曲水:把漆制酒杯盛满酒放在曲折的溪水上游,循流而下,杯子流到谁的面前,谁就取杯饮酒,这是古人劝酒取乐的一种方式。明杨慎《兰亭会》:“昔周公营邑,三月上巳日会百官于洛水之上,因流水以泛酒,故逸诗有云:‘羽觞随波。’今日虽非洛邑,惟愿羽觞随波。” 觞,shānɡ,酒杯。⑤列坐:排列而坐。⑥次:处所,地方;这里是“旁边”的意思。)虽无丝竹管弦

  。(虽然没有丝竹管弦齐奏的热闹场面,然而一边临流饮酒,一边对酒赋诗,也足可以畅叙幽雅的情怀。①丝竹管弦:即丝弦竹管。丝弦,指琴瑟等用丝做弦的弦类乐器。竹管,指箫笛等用竹制成的管类乐器。丝竹管弦常用来借代音乐。②盛:多,盛况,热闹的场面。③幽情:内心深处的情怀。)[这是第二层,共两句,第一句描写兰亭优雅的自然,山崇、岭峻,林茂、竹修,流清、湍激;山溪如带,环绕兰亭。这里幽雅,正是畅叙幽情之地。第二句叙述盛会上人们进行的具体活动:“一觞一咏,畅叙幽情”。“畅叙幽情”四字概括了《兰亭集》诗歌的全部内容,也是本文内容的总括。兰亭诗的内容,或抒写山水游赏之乐,或由山水直接抒发玄理。写游赏的乐趣,包括山水之美、饮酒之乐、临流赋诗之雅兴,其中心内容是在美好的自然与人文中得到的审美愉悦,大致相当于《序》前半部分的意思。在山水游览中体认玄理的作品,如王羲之:“仰望碧天际,俯磐绿水滨。寥朗无厓观,寓目理自陈。……群籁虽参差,适我无非新。”这是从山水游赏中体大自然生生不息的力量。谢安:“万殊混一理,安复觉彭殇。”则是抒发浑一,不辨彭殇的玄理,大致相当于《序》后半部分的内容。]

  可乐也。(这一天,天空晴朗,空气清新,春风和煦,舒心爽人。抬头观望广大无穷,低头细察大地繁多,用来纵目远眺,舒展胸怀的景物,足可以使耳目得到极大的欢娱,实在令人快乐。①惠风:和风,春风。②品类:指自然界的。③所以:用来……的景物。④游目:目光由近及远,随意观览瞻望。⑤骋怀:驰骋想象,开畅胸怀。骋,chénɡ,奔驰。⑥极:穷尽。⑦信:实在,确实。)[这一段先描写之日的晴和天气,“天朗气清,惠风和畅”,透露出天时地利人和的吉日喜庆、其乐融融的气氛,再写“仰”“俯”之所见,归结为“游目骋怀”之“乐”,抒发了作者和与会之人的喜悦心情,一个“信”字把的欢乐之情推向了。]

  以上两段文字,记述这次盛会概况,写天地山川之美,饮酒吟咏之乐。名士们在晴朗的天空下,感受着和煦的春风,可远眺可近观可仰视可俯察,流觞曲水,饮酒赋诗,畅叙幽情,何其乐哉!而“仰观之大,俯察品类之盛”,其作用在于“游目骋怀”“极视听之娱”。在这里尽情抒发了生之快乐,表现出一种旷达的。

  第一段第一层交代和结集缘起,是叙事;第一段第二层和第二段均为两句,写法相同,前一句写景,后一句议论抒情。其中都有“足以”二字,的欢乐之情隐含其中。从全文看,这一部分属于记叙,作者的意图是从叙入手,极写生之乐,以此为下文抒发之痛作铺垫。

  一世。(人们相互交往,生活在一起,一俯身一抬头很快就度过了一生。①夫:fú,句首发语词,引起下文的论述。②与:结交,亲附。③俯仰:低首抬头之间,形容时间短暂,人生过得很快。)[以感生命的短促起笔,引出下文对人生的感慨。值得注意的是,从结构上看,这个句子还巧妙地衔接了上文。“人之相与”,指人际交往,包括这次兰亭之会在内;“俯”、“仰”二字上文已见,由此承上而引发作者的感慨,可谓天衣无缝,自然之极。]或

  之外。(有的人喜欢聚集在室内,面对面畅谈各自怀抱;有的人顺着自己所爱好的事物,寄托自己的情怀,不受任何拘束,地过生活。①或:代词,有人。②取诸:取之于,从……中取得。③怀抱:胸怀抱负。④悟言:面对面交谈。悟,通“晤”,面对面。⑤因:依,随顺。⑥所托:所寄托者,指所爱好的事物。⑦放浪:旷达,不拘形迹。放、浪二字意义相近。⑧形骸:身体,形体。)[在这个句子里,作者把人们的生活态度概括成两种形态,前者即下文所说的“静”,后者即下文所说的“躁”,以此为切入点,引出下面的感慨。这里的问题是,作者为什么只列出这两种人呢?原来王羲之所处的时代是极为、社会急剧动荡的年代,“天下名士,少有全者”,许多著名的文人都在的斗争中。因此,当时的天下名士,首要任务是保全性命。他们都以老庄玄学为安身立命的支柱。而老庄玄学既可以使他们崇尚自然,宅心玄远,变得虚静,但也很容易由虚静变成放达,成为礼法的挑战者。所谓静者,“晤言一室之内”,就是指那些潜心于老庄玄学、谈玄悟道、清心寡欲、清静无为的人;所谓躁者,“放浪形骸之外”,就是指那些不拘礼法,放荡纵欲,玩世不恭的人。这些人都是当时的失志之士,作者认为他们尚且可以“欣于所遇”“快然自足”,享受人生的乐趣,那么对于其他的人就更不必说了。作者以此两种人为例,是为了说明人生的乐趣是人人都有的普遍的现象。]虽趣舍

  之矣。(他们选择的生活方式虽然千差万别,各不一样,但当遇到高兴的事,从中有所得,他们都会感到愉快和满足,觉察不到衰老即将到来;等到他们对津津乐道的东西感到厌倦,情绪就随着事情的变化而转移,感慨也就随即产生了。①趣舍:取舍。趣,qǔ,同“取”。舍,、放弃。②万殊:千差万别。③静躁:虚静、浮躁。静,指晤言一室之内者;躁,指放浪形骸之外者。④欣于所遇:对于所接触的事物感到高兴。⑤暂得于己:自己暂时得志。暂,一时。得,得志。⑥不知老之将至:不知道衰老之年即将到来。语出《论语·述而》:“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⑦所之:即“所遇”。之,往,到达。⑧系:附着,随着。)向

  !(原来所感到欣慰的事,一下子就成了陈迹,而且还往往因此而生感慨,何况人的寿命的长短随造化而定,最后一切都化为乌有!①向:过去,以前。②所欣:即上文“所遇”、“所之”。③陈迹:旧迹。陈,旧。迹,事迹。④犹:还,尚且。⑤以之:因此。之,指代“向之所欣……已为陈迹”。⑥兴怀:引起感触。兴,发生,引起。⑦修短;长短,指人的寿命长短。⑧化;造化,大自然。⑨终期于尽;最终归结于消灭。期,课本释为“至,及”;一般的版本释为“期限”。)[这两个句子描写了人一生的心理流程。作者异中求同,尽管人们的处世态度和生活方式不同,但是人们对人生的体验和感慨却是相同的:欣于所遇时,不知老之将至;所之既倦时,感慨系之;“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则“犹不能不以之兴怀”,无不浩叹岁月易逝,人生苦短啊。既然人们对于岁月的消蚀、时光的流逝尚且大发感慨,那么,等到“修短随化,终期于尽”,一旦生命行将终结,又怎能不黯然消魂呢?这就说明乐生痛,是人的共性。]古人云:“生亦大矣

  ”,岂不痛哉!(所以古人说:“生与也是每个人都要面临的大事情啊”,我们能不感到痛惜吗?①生亦大矣:语出《庄子·德充符》:“仲尼曰:‘生亦大矣。’”)[从人们共性中,引出“生亦大矣”的观点,抒发人不免一的悲痛。]

  这是文章第三段,是文章重点难点所在,“生之大”是本文的中心观点。作者是怎样说明这个观点的呢?作者指出人们的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虽然各自有所不同,有的喜欢“静”,有的喜欢“躁”。但是,不论哪种人,生命的历程本质上都是相同的,对人生的感受也都是相同的,在“欣于所遇”之时,“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享受人生的快乐;在“所之既倦”之时,“情随事迁,感慨系之”,悲叹人生变幻莫测;在“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即人至老年,回顾过去之时,则“不能不以之兴怀”,感人生天地之间,若白驹过隙,忽然而已;等到“修短随化,终期于尽”,面临之时,每个人都会“岂不痛哉!”深感的悲痛。(青年时)快然自足──(中年时)感慨系之──(老年时)以之兴怀──(临时)岂不痛哉”,这是每个人在人生道上所必然经过的心理流程,随着时光的流逝,生命的,期的来临,感之情也必然一步步加重,由此也便证明了“生之大”,人们是很看重问题,以生为乐、以为痛的。

  之于怀。(我每次看到前人对生发生感慨兴叹的原因,发现他们的看符契那样相同相合,我自己看到古人对抒发感慨的文章也常常为之嗟叹情,但往往在心里不能明白这是什么原因。①契:符契,古代一种信物,用竹木等制成,在符契上刻上文字,剖而为二,各执一半,作为凭证。②临:面对,这里有“看”的意思。③嗟悼:jiēdào,叹息悲。④喻:晓,明白。)[这个句子写人类从古至今,对生的感叹都是完全一致。句子的难点在于作者究竟是什么“不能喻之于怀”。钱钟书在《管锥篇》中指出:“盖羲之薄老、庄之玄言,而崇张、许之秘法;其诋‘一’,‘齐彭殇’为虚妄,乃出于修神仙,求长寿之虚想,以真贪痴而讥伪。”意思是说,王羲之轻视老、庄学说,却崇尚的长生秘法,他“一生”“齐彭殇”为虚妄之说,乃是为了神仙,以求长生不老。这是用真正的和痴心人生来讥讽那些淡泊人生的人。查《晋书·王羲之》:王羲之“与许迈共修服食,采药石不远千里,遍游东中诸郡,穷诸名山,泛沧海,叹曰:‘我卒当以乐。’”由此可知,王羲之不能喻之于怀的是:人为什么会?人为什么不能长生不老?为什么这“乐生”而“痛”的悲剧会一代代重演?]固

  。(现在才明白,把生与等同起来是多么荒诞,把长寿与短命看做一回事纯是无稽之谈。①固:在这里相当于“乃”,有“于是”的意思。但课本释为“本来,当然”。②一:作动词用,把……看成一样。③虚诞:虚妄的话。一生,语出《庄子·大师》:“孰能以无为首,以生为脊,以为尻,孰知之一体者,吾与之友矣。”意思是,谁能够把无当作头,把生当作脊柱,把当作尻尾,谁能够通晓存浑为一体的道理,我们就可以跟他交朋友。④齐:作动词用,把……等量齐观。⑤彭殇:指代长寿之人和短命之人。彭,彭祖,传说他生活在尧、夏、商三代,活了八百岁。殇,未成年而的人。齐彭殇,语出《庄子·齐物论》:“天下莫大于秋毫之末而泰山为小,莫寿于殇子,而彭祖为夭。”意思是,天下没有什么比秋毫的末端更大,而泰山算是最小;没有什么人比夭折的孩子更长寿,而传说中活八百岁的彭祖却是短命的。⑥妄作:胡造,。)[昔人对生大发“兴感”,作者自身“临文嗟悼”,说明自古以来人们都是重生,由此推出“固知一生为虚诞,齐彭觞为妄作”,那些把生说成是,把说成是生,对看得很淡然的人,纯粹是八道。读到这里,我们便知道王羲之为什么要大讲“生之大”,提倡重了。原来他是为了老庄的轻。王羲之的锋芒实际上直指当时的社会风尚。东晋是名士风流的时代。他们崇尚老庄,大谈玄理,不务实际,思想,寄情山水,笑傲山野。他们思想消极,行动无为,就像浮萍之于海水,随波荡漾,飘到哪里就是哪里。了就了,无所谓,认为就是生,生就是,鼓吹老庄的“一生”“齐彭殇”。对此,作者作了委婉的。作者这样写,表明了他对问题的看重,他是想以此来那些思想糊涂的所谓名士,不要让生命轻易地从自己的身边悄悄逝去。]后之视今,亦犹

  !(后人看待今人,就像今人看待古人,多么可悲啊!①犹:如同。②夫:助词,用于句末表示感叹。)[这个句子的难点是作者“悲”什么?从语境看,作者悲的是“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而“今之视昔”指的是“每览昔人兴感之由,若合一契”。可见古人、今人、后境相同,都同样地感叹“生之大”。我们今天看古人对发出过怎样悲的感慨,后人也会看我们对发生过同样悲的感慨,人类世世代代都回避不了生而复的,成了世世代代无法回避的问题,真是可悲呀!解读这段文字,要注意它与上段文字的关系。两段文字用“悲”“痛”二字关联,论述的中心都是:“生亦大矣”。上段文字从横向即用同一时代的人对人生的共同感受来说明之“痛”,这一段则从纵向即用古人、今人、后人对人生的共同感受来说明之“悲”;如果说前一段是正面说明“生之大”的观点,这一段则是通过庄子学说,从说明“生之大”的观点。]故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

  (后来读到这本诗集和这篇文章的人,也一定会产生同样的感慨。①后之览者:后世的读者。②斯文:这次的诗文,也指《兰亭集序》这篇文章。)。[这几个句子说明写作本文的目的。“故”字既点出下文是对上文的总结,也了同上文的关系。因为“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所以“列叙时人,录其所述”,让后人知道我们对曾经有过怎样的感慨。“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世殊”照应第四段,“事异”照应第三段,尽管时代不同,境遇各异,但人们“兴怀”的“致”是一样的,对于都有“痛哉”,“悲夫”的感叹,所以作者自然地推想出“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后人读到这本诗集和这篇文章时也一定会对问题发出同样的感慨。]

  第四段,作者先论述古人、今人对于生的感概“若合一契”,“一生”“齐彭觞”的观点,接着指出“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悲乃人类的主题,从说明“生之大”的观点。最后说明结集和写作这篇序言的目的,后来的读者,不要感染士大夫之消极的思想情绪,而能够充分地认识到“生”是的一件大事,以此劝喻人们热爱生命,珍惜生命。

  两晋时期,骈俪藻饰之风盛行。而《兰亭集序》则别开生面,它的语言或骈或散,散则错落有致,骈则整齐优美,骈散间行,各得其长;且不尚华丽辞藻,不重典故堆砌,文笔洗练,自然有致。如以“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写山,以“激湍,映带左右”写水,短短16个字就将兰亭周围的景色概括出来,渲染了清幽的气氛。又如以“或取诸怀抱,悟言一室之内,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概括了人生的两种不同的状态,简洁而清晰。这种朴素自然的形式与其内容构成了和谐的统一,所以后人评价这篇文章:“高爽有风气,不类常流。”(《世说新语·赏誉》)

  本文论述问题,既正面阐述自己观点,又老庄观点,题目很大,内容复杂,一篇短短的文字怎么写?作者巧妙地从心理分析入手,抓住人们乐生痛这个核心之点展开论述。先叙述兰亭的盛况,抒发生之欢乐与喜悦。接着从人们为人处世的方式入手,论述人们虽然“趣舍万殊,静躁不同”,但乐生痛则是共同的心理。这是横向说明,然后又转入纵向说明,昔人、今人在问题上“兴感之由,若合一契”,由此证明“一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并由此推及“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乐生痛将是一个的主题。因此,《兰亭集序》虽篇幅短小,但作者立意精巧,从东晋习俗写起,由己及人,先横后纵,畅生之乐,悲之痛,因而力和感染力极强。

  “季问事。子曰:‘未人,焉鬼?’‘敢问。’曰:‘未知生,焉知?’” (《论语·先进》)孔子的意思是,如果尚未明白生,又怎能谈呢?所以对于生命,孔子的目光执著于现实的生,而对于,却避而不谈。这说明的生命意识关注的是生命现实,强调的是在现实中实现生命的价值。然而人生有限,终有一,那么如何把握现实生命的每一刻呢?认为,人天生负有一种,就是要认识和实践仁道的原则。“志士仁人,无以害仁,有以成仁。”(《论语·卫灵公》)孟子也说:“生亦我所欲,义亦我所欲,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孟子·告子上》)生命的实现有时要以现实生命的作为前提,的这种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人生态度和身成仁,舍生取义的节操,成了中华民族品格与的华彩乐章。但是,只重视现实生命,忽略了也是生命常态的一部分,对于,甚至采取回避的态度。而这一部分其实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无可逃遁的事实。只有客观地认识了,消除了对的恐惧,才能更好地促进现实生命的实现。这样看来,的观也就存在缺陷。

  庄子在解释生和的时候说:“生也,也生之始,孰知其纪!人之生,气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若生为徒,吾又何患!故一也。是其所美者为神奇,其所恶者为臭腐;臭腐复化为神奇,神奇复化为臭腐。故曰:下一气耳。”(《庄子·知北游》)他认为是气聚气散,不断转换,就像是神奇的东西和的东西互相一样,生命源于自然,也要回归自然,生与如春夏秋冬往复,所以人不应该为生而狂喜,也不要为而悲恸。基于这种认识,庄子在妻之后,鼓盆而歌;后,他的朋友秦失仅“三号而出”。

  的这种观我们,只是一种自然现象,对应当采取豁然达观的态度,这对于人们正确看待,消除对的恐惧心理有着积极的意义。但用“道”来,认为人应当自然的安排,命运的,对改变不了的命中注定的事,应当放弃任何努力,所谓“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德之至也”(《庄子世》),提倡“无为”,这样的生命价值观显然也有消极的一面。

  全面评价王羲之的观,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因为魏晋南北朝是一个思想解放的时代,儒道佛各家学派都得到了发展,这个大背景对王羲之影响很深。郭沫若认为“王羲之的思想是与的混合物”,商承祚进一步补充说:“羲之的思想不仅儒、道混合,还或多或少受佛家影响”。由于的影响,王羲之有的时候对问题持达观的态度,如他的《兰亭诗》:“悠悠大象运,无停际。陶化非吾因,去来非吾制。统竟安在,即顺理自泰。有心未能悟,适足缠利害。未若任所遇,逍遥良辰会。”但有的时候又回到的立场。

  王羲之在《兰亭集序》中“固知一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发出激烈的悲叹:“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犹不能不以之兴怀。况修短随化,终期于尽。古人云:‘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显然他是站在的观点。

  生与,这是每个人都必须严肃面对的问题。“一生,齐彭觞”,完全否定与生的区别,只是的虚妄之言,实际上正如王羲之所说,“后之视今,犹今之视昔”,“所以兴怀,其致一也”,人类社会从古至今迈进了几千年,人类文明的发展也是今非昔比,但无论世界怎么变化,社会怎么前进,人类对生命本质(生命、青春、痛苦等等)的体验却是一致的。《兰亭集序》之所以深深地打动我们,就是因为它如实地道出了这种“千古同悲”。

  王羲之的人生观不消极,悲叹并不等于悲观,历史上悲叹人生的往往是最富有创造价值的人士,比如曹操、李白。曹操在的诗中写道“人生几何,对酒当歌,譬如朝霞,去日苦多”,但这并不妨碍他成为英雄。李白感叹:“浮生若梦,为欢几何?”这种对人生如白驹过隙的紧迫感成就了千古诗仙。王羲之在书法上的卓越成就也是他对抗人生的最的努力。

  当然,对待生命的态度,“趣舍万殊,静躁不同”。有的喜欢“生的伟大,的光荣”;有的喜欢“生当作人杰,亦为鬼雄”;有的喜欢宁可站着,不愿跪着生;也有的喜欢宁可赖活,不愿好。有的人未心已,有的身患绝症,终期于近,却赤心依旧。虽然生活可以选择,道无从,但是有一点必须记住,那便是你选择的人生道不同,生命的归宿也就不同,人生的价值也会迥异。正如司马迁所说:“人固有一,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注]①逆旅:旅舍。②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古人(白天还玩不够),夜间持着烛灯游玩,是很有原由的。③烟景:水气朦胧的春景。④大块:大地。⑤文章:自然景物,如锦绣交织成纹。⑥季:弟。⑦惠连:人名,谢灵运的族弟,很有才华。作者借用谢惠连赞誉其诸弟的才华。⑧康乐:即谢灵运,谢灵运袭封康乐公。此句作者自愧不如谢灵运的才华,也不如谢灵运之子惠连,言外之意是自己才华比不上诸弟。⑨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在花丛中间摆开华贵的筵宴,飞快地传递着雀鸟状的酒杯,醉于月下。⑩金谷:晋人石崇,家有金谷园,常宴宾客于园中,当筵赋诗,不成者罚酒三杯。

  1.解析:这里列出的字有的是易读错字例如嗟、湍等,有的是生字,例如癸、殇、禊等。有的是多音字,例如曲。A项“殊”念shū。C项“悼”念dào 、“骋”念 chéng。D项“曲”念qū, “乐曲”、“曲调”念qǔ。

  2.解析:这时列出的都是课文中的重要词语,多做此类不仅能加深对课文的理解,而且有助于培养我们认真读书的良好习惯。A项“修”用作形容词,释“长、高”。C项“化”用作名词,释“造化、造物主”。D项“喻”释“晓喻、明白”。

  4.解析:A项“以为”今释“认为”,古义有时同今义,有时释“以……为”,此处则如是。B项“所以”在现代汉语里用于句里表结果,而在此处则是表原因,可译为“用来……的原因”。C项“其次”在现代汉语里表次序,与“首先”相对。在此处“其”是代词,“他们的”;“次”,处所,这里是“旁边”的意思。D项“自足”都是表示“自己感到满足”。

  5.解析:“诸”字作为虚词,在文言中的用法主要有:用于句中作兼词,相当“之于”,或者用作介词,相当“于”,或者用作代词,相当“之”。用于句末,表疑问语气,相当“之乎”。例句“诸”用于句中,作兼词,相当“之于”。A用作代词,“诸军”指各军马。C“诸”也是兼词,放在句末表疑问语气,相当“之乎”。D项“诸”用作介词,相当“于”。

  6.解析:本题旨在掌握“对偶”这一常见的修辞格。对偶的基本特征是两两相对:(1)字数相等,即上下句的字数必须相等,不能有一字之差。(2)词性相对。上下两联相应上的词,词性须相对,如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形容词对形容词。(3)结构相应。上下联的句法结构应当一致,如动宾结构对动宾结构,主谓结构对主谓结构等等。(4)节奏相合。节奏是由停顿形成的,上下两联在哪里停顿,有几处停顿都应当吻合。(5)平仄相协。古人把上、去、入三声归为仄声一类,与平声(阴平、阳平)相对。如果上联是平平仄仄平平仄,下联就是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相协,富于音乐美。(6)意义相关。对联的两联之间在内容上必须相互关联,体现一定的逻辑关系,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

  7.解析:不同的语末助词表示不同的语气,要熟悉它们的用法。(1)句是表肯定的语气,当用“也”。(2)句表“必然”的语气,当用“矣”。(3)句表反问的语气,当用“哉”。(4)句表感叹的语气,当用“夫”。

  10.解析:①句“因”后省略代词“之”,指代“所欣”,根据句意,当释“依循、顺着、就着”。②句“修”与“短”构成反义的关系。③句“次”前有代词“其”(它的,指曲水)作定语,所以“次”必释为名词,根据文意释“处所、岸边”。④句“向之所欣”照应前文“欣于所遇”,故“向”当释“原先、从前”。

  答案:诗中的“仰视碧天际”对应《序》中“仰现之大”“天朗气清”。诗中“俯瞰渌水滨”对应《序》中“俯察品类之盛” “激湍”。诗中“寥朗无厓观”照应序中的“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万殊”对应《序》中“崇山峻岭,茂林修竹”。 “寓目”、“群籁”、“适我”,分别是“极视听之娱”的“视”与“听”。 另外,“ 三春启群品,寄畅在所因”与《兰亭集序》中的“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引以为曲水流觞,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等句分别照应。这些景物并非客观存在之景,而是贯注了诗性的情致化景物,从诗中最后一句来看,虽有差别,但它们给作者的感受都是崭新的、可爱的。全篇诗意清新,简洁有味。比如,从情感流露来说,此诗通篇洋溢着欢乐和喜悦,而《兰亭集序》除了喜悦,还有感慨和悲叹,交织着多种情感。再比如,本诗虽寥寥数语,却蕴含着对人生的。虽无散文《兰亭集序》那样具体阐述,却也能让人回味出来。

  答案:(1)这两篇“序”不同,《兰》是书序,写于书之前。本文是一篇赠序,是给亲友送行时写的赠别的文字,流行于唐宋。(2)两文抒事的语句相近的有:《兰》文“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本文则“会桃花之芳园”;《兰》文“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本文则“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兰》文“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本文则“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兰》文“一觞一咏,畅叙幽情”,本文“如诗不成,罚依谷数酒”。两文抒情议论的语句相近的有:《兰》文“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本文“光阴者,百代之过客”;《兰》文“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本文“浮生若梦,为欢几何”。(3)两文语言都运用了较整齐的句子,都运用了铺陈夸张等手法;表达方式上都运用了描写、叙述、抒情、议论。但《兰》文的描写更细腻,抒情也更具体,所占比例更大。《兰》文笔调清新和媚,本文用笔恣肆犷达。思想内容上,两文同样写到了志趣相投者在一起传杯喝酒吟诗的快乐;都抒发了人生短暂的感慨。但本文的感情基调基本上以一“乐”字贯之,强调及时行乐。而《兰》文的感情则曲折多变,先由乐而叹,后由叹而悲,最后从悲中渐出,积极面对现实。

热词: 序天伦之乐事通假字

文章精选

健康指南

热门排行

精彩推荐

网站首页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 尚媃老人网 www.secularcenter.org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