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推荐: 揭秘生命中的最后7天:尽享天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热门搜索 | 网站地图

原创]军列 破例在四等小站停站10分钟

更新时间:2016-01-22   

分享到:

  退下来之前的一年秋天,上班后李厂长来到我办公室向我请假并告诉我明天用车,因为平时工作关系和个人感情都挺好的,我也就不外的问他干嘛去呀?李厂长对我说要去参加他老舅的葬礼;哦,我知道他这个老舅是他母亲的一个远方弟弟,曾听李厂长多次和我讲过他的这个老舅是位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战士,而且人生中有点“传奇色彩”;虽说与李厂长不算近亲,但每年还是要去看望他这个舅舅的,我马上答应并怀着好奇的心态对李厂长说,用不用我也去陪你呀?李厂长非常高兴地就说,那太好了,听说老舅的丧事是由当地武装部给主持办理的,老舅家除了一个女儿也没啥至近亲属,你要是去了也给我壮门面了不是,于是就这样定了。

  第二天早晨我让司机早些开车出发,厂内的工作安排好了便启程前往120公里外的邻县一个小镇即李厂长的老舅家。

  一上,李厂长向我介绍了他这个老舅的大致情况:他这个舅舅名字叫闫成虎,去世时80多岁,准确的年龄李厂长也说不清楚,从当地粮食部门离休体还是挺硬实的,被返聘回单位又上了三年多班,是因为老爷子是单位干部离休的,他退下来后单位的工作遇到难题了,有些社会上的流里流气的人谁也不敢管也管不了,而老爷子在岗时这些人不敢来闹,一是都知道这是个“老”,外号闫老虎,县长见都要点头鞠躬的,再则这老爷子脾气不好,遇到“不在行”的人说打就捞的手,所以有力,一般的子也不敢来惹。后来得了一次病后才算彻底休息了。

  就是这样一个老人,五十年代中期回到家乡后却一直被当做“逃兵”对待;原因是虽然当地知道他是从小10岁就参军的,但五十年代回来时是任何证明、证件都没有,只有背上和腿上留下的几处疤但没落下残疾,起初他还不时的向别人讲起他如何与日本鬼子撕拼刺刀,怎么在朝鲜战场上和美军战斗等等,而村里人都当笑话听,不时还嘲笑他一顿再撇撇嘴,后来他索幸啥也不说了。尽管他回乡后曾经向当地武装部和民政部门都说明,但是按照他所提供的部队番号,地址都查无,他说出的各级的姓名也找不到,再说了一个当地的普通小百姓也没谁愿意费力去认真的为他再查多次呀,如此这老头的倔脾气劲上来了,我长着一双手呢,不找也不能饿,找了也不能怎么样,我会种地还怕个球,哼!所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这还到是没什么,平时生活还算安生,只要你能参加集体劳动;回乡后过几年也娶了个媳妇,生了个女孩。

  开始后,老人的命运开始了转折:在时代可以怀疑一切一切,他这个当年的“逃兵”被突然提起,这下可是不得了了,在这个小镇里闫成虎也算是个大的“反而人物”了,没完没了的,,写检查,要他交待“投敌当逃兵”的详细情况和过程,会上干脆也不收他名字,而是根据名字给起了个外号叫成了“闫老虎”,随之也就被广泛叫开了,,,,有时为了防备打人,倔强的闫老爷子找到个办法,那就是你只要不打,让承认什么就一概承认,什么啦,投敌了,一概承认,要是让写出来他还不会写,让交待的过程和细节,投敌到什么地方他就胡乱编一通,反反复复地瞎说,,弄得也搞不清楚他所承认的哪个是真哪些是假,,,,就这样一直到1970年,他还是被管制的“逃兵”“坏份子”,每天要向毛像早,晚汇报,随时听候的招唤,也就在这期间,已参加工作了的李厂长按母亲的嘱托每年都要去看望他这个舅舅,因此也是有感情的了,虽然不是近亲。

  1969年,珍宝岛对苏反击战打响了,这里的人们按照毛的开始了“深挖洞,广积粮”,老爷子成了专门挖地洞的专业户了,谁家的地洞控的不好,不符合要求他都必须去给重新挖,特别是大队,生产队的集体地洞更是由他来挖,长时间的地下劳动和使他的腰弯了,走也困难了。1970年开春的一天快到中午的时候,突然武装部来了一个当兵的,找到他后喊他老闫,说有人要见你,这老闫楞了半天才明白是在叫他,因为除女儿外包括老伴喊他都叫老虎,他问是谁要见他呀?来的军人说你到地就知道了,他只好跟着出院上了来人坐的吉普车,生产队的人特别是红卫后这下可有说的了,哼,让你闫老虎不老实,军队来抓逃兵了吧,这回不也要坐了,,,

  吉普车直接开到镇边上的四等小站的站台,老爷子先看到了长长的一列火车刚停下来的样子,车头还喘着粗气,是货车还用草绿色帆布遮盖着,外形上看不是坦克就是大炮吧,中间也有几节客车厢,在当兵的下上了站着一些军人的站台,只见一位年龄大的军人快步向他走来,走近后一下抓住了闫老爷子的双手,对着他的脸是左看右望,前面看完看后背的,,这老闫可是被弄糊涂了,只听这老军叫一声“虎子!”就把他一下抱进怀里,两眼流下了泪水。这边的老闫是云里雾里的摸不着头脑哦,,懵了!这时旁边的另一个四个兜的中年军人拉着老爷子说道:闫老人家,你是我们部长的老战友,这次部长是专门停车找你来的,你应该高兴,快看看是不是当年你的营长啊?这闫老爷子这才似的仔细端详起面前的这位老军人,突然大声喊到,营长我还能见到你呀??说这时已泣不成声了,老军人急忙对前来的武装部领导说,我时间有限马要上走,请你向当地领导汇报我的意见,必须恢复他的所有待遇,有关的证明材料由军区按你们的要求提供,到时你们可以通过或去人,找周处长办理,我已交待好了。

  列车启动了,老军人一直站在车门口向老爷子招手,而这闫老爷子却象傻子一样站在那一动不动地望呀望,,直到列车早已踪影全无,经别人提醒才在武装部人员陪同下离开这个四等小站站台,这次是吉普车送他回村的。

  一周后,这个小镇(当时叫镇人民)委员会按县委下发了一个专门,落实这个闫老爷子“政策”,内容大致是:按照残复员军人给予妥善安置,生活待遇方面不低于行政18级标准,从事身体力行的简单工作,按县委商定老到粮食局做科长工作,工资定为每月85元。昨天的“逃兵和坏份子”要,今天就地变成了功臣,当地那是哗然,,,家谈巷议的热门话题,前几天还要声嘶力竭他的们见到他时也一改以往的样,开始恭敬了,从此这老爷子腰也逐渐直了起来,,,,

  听了李厂长的一通介绍,我内心也对老爷子有些肃然起敬了,车子马上到当地的殡仪馆了,当我们下车时,看到的是许多穿军装的军人,还有更多的是中小学生肃立在告别大厅里,当地的县革委会的两名副主作等也前来参加了悼念。告别仪式简单而隆重,庄严而肃穆,当地的武装部长向老人致悼词(介绍生平),按照各项礼仪完成了告别仪式,老人被当地民政部门免费安葬在离开殡仪馆几有必百米处的墓地里,大理石墓碑上写着:抗日老战士闫成虎之墓,且人民武装部敬立。当地武装部特别招待了前来参加悼念的亲属和闫老爷子单位同事,饭间又向大家进行了说明,与我们同桌的武装部长向我们介绍和补充说道:通过各项调查知道的具体情况是:

  老人家是1944年16岁时偶然机会参加的八军,开始在部队后勤部当小兵,抗战结束后正式参加作战部队的,在一次后勤转移时曾鬼子的追击,老人家腿受了贯通,治疗好后要求上部队作战没成,被派到卫生队当抢救员,直到抗战结束前仅和鬼子打过几次小仗。抗战胜利后的1945年末他才如愿到了经过改编的战斗部队,在东北战场上进行战斗,其中负一次,因为没有文化仅成为班长,抗美援朝开始同所在部队开赴朝鲜战场,被营长相中当了警卫员,也就是这次特意找到并来看望他的老军人,是沈阳军区作战部部长,按现在级别至少是少将级的吧。

  在一次与美军交战时,当年的营长被炮弹炸头部失去知觉,就是这闫老爷子拼命从阵地上把营长背了下来,在朝鲜老乡的帮助下抬了几里送到战地医院,经抢救才活过来的,因此也成了后当了团长的营长挚友。1953年末的一次战斗,据说非常激烈,闫老爷子腰部受且很严重,正值国内慰问团去朝鲜,就被随慰问团运回国内治疗,老爷子这次受虽然没到腹内要害,但就是总是炎症不消,高烧不退,反反复复地在医院住了一年多才算勉强治好,老爷子要求回部队,但是与部队失去了联系,虽然住院期间老营长回国时还特意看望过他,但留下的地址就是找不到,,出院时唯一的手续是战地医院开的出院证明,但所标明的部队番号却是不再存在(部队整编消失或是撤并了),而他的出院证明也在出院后丢失,这样回到家乡后能证明身份的材料算是一无所有了。

  但是,他的老营长始终没有忘记这个闫虎子,救命之恩呐!这老曾经打听过多次,始终虎子虽受但看过他后相信他一定不会,所以总是想办法要找到虎子,共处时曾记得虎子是“珠河人”,所以当珍宝岛战事紧要时他借去前线的机会,事先做了些准备,一是通过当地县武装部查找人是否还,二是确定人若还在又通过沈阳铁局军管处申请,在不影响到达时间的情况下在那个四等小站最长临时停车10分钟与老战友见面。这一切当然只他这级别的军队干部才会做得到吧。

  当地武装部得到通知那常重视的,与县革委会领导共同商定由武装部长亲自安排接待和主持悼念会,体现对老八的重视。

  记得老人去世时,工资包括各类各样补助,月工资已达到五千多元了,老人的老伴早他前几年去世,晚年的老人家由女儿女婿照看着,也享受到了国家应有的待遇和天伦之乐。

  由于看到小编的通知着急,一蹴而就地写完了,不到之处请铁友见谅。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 本贴地址

热词: 啥叫天伦之乐

文章精选

健康指南

热门排行

精彩推荐

网站首页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 尚媃老人网 www.secularcenter.org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