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推荐: 父亲节尽孝不等待 改善好房尽享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热门搜索 | 网站地图

白银|命案发生的那个城市我在那里长大

更新时间:2016-09-11   

分享到:

  August

  31

  灼见(微信号:peratingview)

  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阴影,有阴影的地方也绝不是完全的。请不要将一个的犯与一个城市划上等号。

  作者丨白银小孩

  那桩悬宕了28年的连环案终于水落石出,而今年刚好30出头的我就是在白银这座小城出生、成长,时间的重叠,让我对仿若擦身而过的更有一种莫名的。

  那里是东经一百零三度与北纬三十五度,黄土高原上的一个小小移民城市。

  像很多离开家乡拼搏的少年一样,我也已在大城市安家立业,成了移民城市的继承者,再次移居到另一个地方去,永无故里。

  然而,白银,这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却藏着我所有的温情记忆。

  ▲白银市地处东经103—105,北纬35—37,位于黄河上游中部地带

  最早给我发案破获消息的人,并不是我的白银老乡,而是在四川上大学时候的同学,她记得我的家乡——白银,一座用金属命名的城市。大学第一次与天南海北的同学初识,介绍的时候,都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白银?你们怎么不叫黄金呢?

  我只是笑笑,原来大城市的小孩,并不像我们一样,熟知他们的曾经是北平,他们的成都古称叫锦城。

  不知者无罪。贪玩的我只会顺着话题说下去。

  我们住在黄土高原上,飞沙走石,骑着骆驼和狼上学。

  以此来博得少年求友时的谈资与。

  然而,而立之年的我,却深深知晓,白银就是我最依恋的故乡。当网上出现大量关于白银案的猎奇文章后,生活在天南海北的小伙伴都愤愤然,觉得应该给所有远离这座城市的人们一个较为客观的,一个度的印象,而不仅仅是案的地缘,像是潘多拉的盒子,只会飞出。

  毕竟,我们已经不是的傲慢少年,会客观真实地做出的评价。

  白银是一座典型的移民城市,它的开始,源于发现了矿源,在支援大西北的号召下,我们的祖辈们来自天南海北,成为第一批拓荒者。他们是黑白电影里那种很有精气神的人,眼睛里有炯炯的光,怀着报效祖国的一腔热血背井离乡,生生从黄土高原上,靠着双手和智慧造出了一座城市。我很多同学的祖辈们,都是当年的大学生,来到白银,开矿、建厂、建设一座工业城市。很多老人们都没有再回到原籍去,他们将自己留在了白银,将他们生命的延续,我的父辈和我们留在了这儿。也正是这个原因,我成长期间的白银是没有方言的,因为大家来自五湖四海,最简单的沟通方法就是夹杂着拥有各自方言的普通话,这让我想到圣经中巴别塔的隐喻,让不同种族的人们一同建设通往天堂的巴别塔,却因为人类语言不通,争吵不休,无法到达,而在这座小城,倒像是个反例。大学的时候,同宿舍的同学给家人电话,他们都有各自的乡音,而我们却只有一种“国际共通语”,分享着没有秘密的离家故事。

  ▲火车联通着市区和工厂区)

  白银是依托开矿工业而建,父辈们大多在工厂里上班,冶炼厂、铝厂、铅锌厂……工厂嵌在黄土高原牛脊背似的山坳中,升起重重的烟筒,那时候,滚滚的白烟并不是污染,是父辈们热火朝天的干劲儿和青春。我们这些小孩子大都住在工厂的家属大院里,一群土孩子放羊似的一同玩耍,每到周末,妈妈们会带着我们和一包脏衣服,到工厂的大澡堂里刷,粗管道的水龙头上并没有花洒,热水重重地打在脊背上,一群光的小孩被烫成了小红猪,欢笑声尖叫声混杂。我到大学的时候,才第一次接触到隔断的浴室,南方的同学都很难理解我们那时候看似荒诞的洗浴文化,可在我的童年里,却满是温情与童趣。后来厂区大院变成了工厂福利房,同厂的职工变成了楼房邻居,然而,并不像后现代社会中钢筋混凝土的城市丛林,人与人只是空间相连,再无情感瓜葛。我们的工厂房中仍旧持续着工厂大院的感觉,串门吃饭,帮忙收衣服,照看小孩,远亲不如近邻,是那时候最深刻的感受。后来,我接妈妈去过很多大城市居住,她总是喜欢跟邻里打招呼,我异常,想一想,是母亲的故乡病,也是城市发展带给我的冷漠症。

  白银很小,又因为各个厂矿工作相关,祖辈和父辈们几乎都相熟。我们最有趣的情况是本不相识的两个孩子,往亲戚群里刨一刨,总能找到些。“你二姨夫表舅妈姐姐的小叔子是我哥哥的妹夫”,这种周星星样式的搞笑桥段,就是我们活生生的人际关系。因而,我后来很怀念这种古代农耕社会的亲缘关系,像是一个无法分割的大家族,有一种悠长的安全感。说起来,那些年,案的记忆,确实浮现在我的初中时代,放学后,爸爸妈妈或者是同学的爸爸妈妈都会接我们回家,这种最简单质朴的,也是来自这座城市最深情的人际勾连。我们一群同学会地跑到任何一家吃吃住住,像是到了中国哲人神往的“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大同世界里。如今散落各地的我们,总是最期待回家过年,除了寻找到阖家团圆的天伦之乐,那种无亲却永为故人的人际关系,也深深地让我们依恋怀念着。

  ▲现在的白银夜景

  十年代,算是白银的黄金时代,矿藏丰富,城市繁荣。然而,相伴而来工厂改制和空气污染等发展问题也开始困扰我的家乡。雾霾严重的时候,朋友们总是提醒我要戴口罩出行,我望向烟雾朦朦的天空总是嗤之以鼻,跟白银当年的硫酸烟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那时候,白银的空气中会有一种刺鼻的味道,那是工业迅猛发展留下的气息,也是发展的叹息。我上中学那些年,很多尚在壮年的父辈们都经历了国企的波澜,他们或,或再找出,一个工业移民城市的开始展露端倪。

  像人类发展的所有的迁移历史一样,总有这样一个夜晚,母亲会告诉你,离开这里,去更远的地方,过更好的生活。我们也着人类共同的好战心,时刻准备着,通过高考,离开白银,去传说中更好的城市生活。也许,那是另一个“白银”,但我们被时代推动着,成为新一代的城市移民者。

  我和很多小伙伴都通过努力离开了白银,但并非因为一桩连环案。世界上每分钟都有事件发生,并不能简单推敲,这个星球就是之源;同样的,也不能说,一个城市发生,这个城市就是的开口。这样的逻辑不能让人信服。片面地用事件去评判整个城市,是否也是在的有色眼镜下做出的不负责任的言论。

  短短的几天时间里,我就收到了各种版本对于这桩案的评论文章,其中有触目惊心的作案细节,也有对白银评价的只言片语。我并不想予以评论,只是在娱乐至上的时代里,这些抓住人类窥伺的文章中,是否能够还原事实的,是否也在潜移默化利用我们人性的弱点去制造一种新的恐慌。利用这个事件,营造恐怖片的惊悚和的恐慌感,来刺痛每一个善良人的眼球。

  有阳光的地方就有阴影,有阴影的地方也绝不是完全的。请不要将一个的犯与一个城市划上等号。在那里,生活着大多数善良淳朴的老百姓,他们的一生与中国很多移民城市的居民雷同,兴衰起落,都与这座城市息息相关,是那个时代的缩影。人性最的地方并不是逃避,而是在后,勇敢地活着。我们也像世界上所有城市的居民一样,勇敢地对抗着可能发生犯罪,痛恨的犯,希望为那些曾生活在我们身边的灵们讨回,因为他们也曾是我们的人,也曾爱过这个城市,爱过城里那些善良的人们。

  —THEEND—

  设置首页-输入法-支付中心-招聘-广告服务-客服中心-联系方式-隐私权-AboutSOHU-公司介绍-网站地图-全部新闻-全部博文

  不良信息举报邮箱:

热词: 天伦之乐搞笑文章

文章精选

健康指南

热门排行

精彩推荐

网站首页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 尚媃老人网 www.secularcenter.org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