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推荐: 想要花园式阳台你需要一个合适的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热门搜索 | 网站地图

我是歌手第四季对话老狼:享受慵懒的天伦之乐

更新时间:2018-05-13   

分享到:

  在很多中,“老狼”这个名字,是青春的符号,是耳边随时响起的《同桌的你》。带着这挥之不去的印象,本周五,老狼将以补位歌手的身份,亮相第四季《我是歌手》。在接受晨报记者专访时,他轻松谈起自己这些年热衷的现场表演,以及对民谣音乐的所思所想,诚恳、直接,“叫我‘老老师或者‘狼老师,都行!”记者:很多人觉得这些年你一直没变过,很惊讶你要参加《我是歌手》。老狼:确实,就像如果罗大佑来参加,我也会挺惊讶的,有很复杂的感觉。我在微博上也收到过这样的私信,很多人说,“知道你要去参加《我是歌手》,我又激动,又不想让你去”(笑)。他们可能特别怕内心很珍贵的东西打碎了。记者:因为“老狼”这个名字寄托了70后、80后的很多情怀。一直这么被大家寄托、怀念,会不会有负担?老狼:还好。那份情怀是当年我和高晓松、和老宋(宋柯)一块儿长大的东西,它实实在在,没什么丢人,而且能够被大家记住,是一件好事。很多优秀的歌手可能嗓音条件、唱功都非常好,但缺乏一首能够真正意义上代表他个人的作品。我特别幸运,属于那种可能唱得没有那么好,也没有那么完美地去呈现一种形象,但非常巧的是,那些优秀的作品打动了人,是那些歌太牛了。记者:当初是怎么答应来参赛的?老狼:去年12月我在做演唱会,洪涛去看了,第二天就问愿不愿意参加,我考虑了两天说算了,不太习惯比赛的节目。今年2月,宋柯又给我打电话说来参加补位,洪涛也说现场的设备、乐队都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希望我来。我想了想,再不来也不太好(笑)。记者:第一场竞演唱的是朴树的《旅途》,为什么?老狼:20年前我听到这首歌时,就觉得朴树有很多天才式的独特的东西,有特别年少轻狂的在里面。《旅途》是年少轻狂然后逐渐长大的经历,少年时代有很多在内心,现在很难被调动起来,我也想用这首歌来重新调动一下自己的情怀(笑)。记者:参加《我是歌手》跟参加音乐节、做演唱会有什么不同?老狼:我跟小叶(叶蓓)有一次排练《青春无悔》,两人对着看了一眼,哗哗地,眼泪开始流,其实就是那歌真的进入了内心。当你在现场重新唱起那些歌,彼时彼刻有一个陶醉的眼神或者一滴眼泪,被你捕捉到了,就会带来特别强烈的共鸣和互动。这也是我越来越喜欢现场的原因。记者:这些年里有让你觉得完美的现场吗?老狼:我们希望每次都在最好的状态,但这可遇不可求。当年我录《那么那么地》的时候,总监龙隆来弹吉他SOLO,第一遍我们觉得特别好,可还有一点点残缺,于是再来,可怎么听都没有第一遍的感觉了。音乐就是那么流淌出来的东西,你不知道它最好的时候在哪儿。有一次我去郊区的一个院子,和舌头乐队的吴吞、吴俊德,以及万晓利、李志等几个朋友坐在一起,周围放着各种民族乐器,谁高兴就来一段,那种夜晚是完全没法复制的。以前我一个大学同学唱《共饮一江水》,听得我泪流满面,那个时刻你完全被音乐了。记者:你还是特别感性,可能很多这个年纪的人已经不这样了。老狼:对对(笑)。我看好莱坞电影的煽情段落,也经常会稀里哗啦的。当然也不是每次现场都要泪流满面,因为好的音乐还有另外一种状态,就是能控制——把最丰沛的情感表现出来,但在控制范围内,那也是一个大师的能力。我还没做到那一点,只能拼命让自己投入,再投入。记者:李志、万晓利这两年非常受关注,你认为属于民谣的时代回来了吗?老狼:也没有。李志出了这么多专辑,那么努力做演出,东西非常独特,但他有些现场依然没法放在电视上呈现的,不算真正走进大众视线;万晓利也是天才型的创作者和歌手。他们在我眼中都非常了不起,完全抛弃了追求主打歌之类的,没有特别强烈的功利心。记者:怎么看待民谣和大众之间的关系?老狼:我觉得还好,其实还有很多好歌是别人没听到甚至没机会去体会的。无论有没有选秀节目,好的歌曲都在,只不过有没有发现它的耳朵而已。一些好歌通过选秀火了,能够被更多人知道,是好事。当然,如果你真喜欢音乐,喜欢一个歌手,你就去现场看看他怎么演出,这是你在电脑、电视前听歌的时候永远得不到的。记者:也有人觉得,就算这些民谣火了,可能原唱者还是不太适合大众的舞台。老狼:原唱者的确会有一些独特的处理,就像罗大佑,他不见得有多好的唱功,但他的作品只有他唱,才有特别的味道。不过,带一点表演和娱乐性质的诠释,可能更容易被现在的大众接受。所以谁唱都OK吧,娱乐时代,作品娱乐化以后被大众接受,也是一件好事。记者:自“校园民谣”的黄金时代过去以后,这方面的题材越来越少了。老狼:确实。原因可能是,像高晓松那种白衣飘飘的抒怀方式,都只属于那个年代——当时校园最流行的是诗人和歌手,如今最流行的是马云。这没什么不好,时代变了。我们那时资讯很少,遇到一个好听的东西,会反复听。现在有互联网,大家都是点击式地欣赏音乐,注意力是发散的。校园里的音乐也是,受各种类型的音乐影响,也不太可能再回到纯木吉他的风格。记者:你曾说过自己是在扮演“老狼”的形象。是喜欢当时的自己还是现在的?老狼:对,我扮演1/3的高晓松老师(笑)。我觉得现在挺好的,成名太早,会特别浮躁,现在稍微实在一点,但也排除不了,哈哈(笑)。在名利圈滚打,多多少少都有自己的可能性。记者:现在的生活和工作的状况是怎样的?老狼:我这两年基本在家带孩子,特别开心。小孩是个快乐的源泉,他可以给你带来那种傻呵呵的快乐(笑),他是童真的,让你完全不用跟复杂的人性较劲,我觉得他给我好多特别慵懒、享受生活的天伦之乐(笑)。记者:会不会为了孩子创作或者唱歌?老狼:很有意思,我儿子现在最喜欢听《恋恋风尘》,每次我们出去遛弯,我带着手机,他会说“放《恋恋风尘》”。挺逗的,一个3岁的小孩能够喜欢这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记者:人到四十,不惑之年,你有这样的体会吗?老狼:还真没有不惑,本来我还想选U2的一首歌,《I Still Have Not Found What I Am Look-ing For》,意思是“我到现在也还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我不知道是不是搞音乐让人比较痴呆或者天真,我没有那么复杂的生活。我有的小歌迷会说,“我爸是你的歌迷”,小时候爸爸教他弹吉他,第一首歌就是《恋恋风尘》。我觉得挺好,原来那些东西真的流传下来了,我还挺得意。

热词: 享尽天伦之乐的句子

文章精选

健康指南

热门排行

精彩推荐

网站首页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 尚媃老人网 www.secularcenter.org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