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点推荐: 当年的温州八大王现在怎么样了?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热门搜索 | 网站地图

当年的温州八大王现在怎么样了?

更新时间:2018-06-13   

分享到:

  近日,乐清日报全记者走访了“八大王事件”的亲历者。他们有的还居住在柳市镇当年建造的房子里,有的享受天伦之乐、安度晚年,有的远赴他乡甚至国外继续打拼创业,有的则入土为安成为历史人物。在一张张苍老、沧桑的脸庞上,已难以找到当年第一代创业者的那股锐气和拼劲,但岁月曾赋予他们故事,让他们成为中国经济建设的。他们所经历的一切,在今天看来,弥足珍贵。

  “旧货大王”王迈仟和父亲老王早年从事旧货生意,他们把从上海等地采购来的旧矿灯配件、电器产品等经过拆洗、改装、加工后,打上“浙江乐清制造”的牌子予以出售,已经不好用的设备则拆掉当零部件卖。也许可以认为,他是温州第一个发现旧货价值,并且能变废为宝的人。

  由于王迈仟的旧货生意十分赚钱,吸引柳市不少人也做起了旧货生意,并逐渐形成了旧货市场。一直到现在,柳市还有这个旧货市场。

  旧货市场给了柳市电器发展许多灵感。来自发达国家各行各业的设计思想,在旧货市场上相互交融,柳市电器早期从业者的产品创新,在旧货中得到了很多的。

  “线圈大王”郑祥青最早是修理电动机的。自从一名供销员拿着电机线圈样品问他哪里有卖后,郑祥青想到亲手制造电机线圈,并付诸行动,逐渐打开电机线年开始,郑祥青的电机线圈生意逐渐上了规模。“最多时候招了30多员工,每个月营业额都在8000元左右。”郑祥青说。

  这么好的生意,当然会有人眼红。人们纷纷模仿郑祥青生产的电机线圈,搭上了郑祥青“驾驶的快车”。

  “目录大王”叶建华出生于摄影世家。16岁时,叶建华前往上海,花了700元买了一个二手镜头,自己动手用木头做了一台机,到农村、山区为人拍照赚钱,最远到过青海。

  走南闯北为人拍照极其辛苦,还要冒很大风险。叶建华曾三次被相机,这个尚没成年的小伙子每次都是流着眼泪求人,将“吃饭的家伙”讨回来。

  推动柳市经济市场、特别是电器飞速发展的,还有一支主力军,那就是供销员。乐清地处偏远,自然条件差,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贫穷是社会常态。穷则思变,乐清人脑子灵活,又能吃苦,很多青壮年就寻思着走出,到全国各地碰机遇、讨生活。这群人成了推销员,带着产品四处推销。“样品很重,带来带去并不方便。”叶建华称,有人他,将样品拍成照片,方便供销员们携带。

  于是,叶建华从拍人改成拍产品照片售卖,后来又做成相册,再后来出版成书,书名为《产品样本》和《产品目录》。书里的产品,按照类型分类,还配有使用说明、生产厂家和联系方式、出厂价等。这样,推销员就可以拿着“样本”或“目录”到全国各地的用户那里去订货。叶建华不断更新书本内容,这些书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物品。当时十元一张的钞票,叶建华是用麻袋来装的。

  当然,《产品样本》和《产品目录》也催生了一个行业:印刷和销售。记者的父亲,当年也曾在工作之余,印刷和销售这些特殊的“书”,并与叶建华有业务合作,记者儿时,曾多次随父亲到过叶建华家。

  《产品样本》对推动柳市电器产业发展意义重大。有了《产品样本》,等于把千百家小工厂的产品组合在一起,成为比中国任何一家大企业的产品都多的产品大全。产品样本成了供销员的“武功秘笈”,怀揣一本,可打天下。短短几年,激增的订单,让柳市电器产业飞速扩张,成为全国最大的电器原产地,又成为世界最大的电器。

  鼓励叶建华给产品拍照片的,就是“五金大王”胡金林。胡金林最早是外出替人打工的,后来悟出一个道理:“替别人打工永远赚不到钱,而经商致富最快”。他从湖北神农架回到家乡,开始从事五金电器生意。“当时温州设备企业发展很迅速,导致五金工具比较稀缺,在计划经济时期很难在市场上买到。”胡金林回忆,他开始搭建销售平台,去外地进货,为这些设备企业采购所需工具。

  后来,胡金林根据市场变化,从售卖五金工具转而售卖电器设备。胡金林的生意好到什么程度?柳市人常说,没有胡金林供应不了的设备。仅仅做了半年,胡金林就盖了3间楼房,一时间十分风光。从1976年开始,他就成了柳市首富,年销售额达120万元。

  “螺丝大王”刘大源通过小小的螺丝成了当时的百万富翁。刘大源最早做煤油设备生意。1971年,万家的一家社队企业需要一批螺丝,可市场上无货。刘大源想起,他曾经在清江看到一批积压的螺丝,于是赶忙跑去以低价收购。“这批螺丝因为存放时间过长,都已经锈得不行,我亲自动手进行电镀换新。”刘大源说,这批螺丝一转手,成了他这个“大王”创业的第一桶金。

  刘大源发现比起煤油设备,螺丝的利润更高,市场需求量更大。于是他放弃煤油设备生意,心投入到螺丝经营中。

  当时,刘大源收集了最多种螺丝,达17000多种,全中国没有任何一家厂或店的螺丝种类有他这里那么齐全,即使是上海几家最大的国有标准件公司加起来,也没有他这里的螺丝种类多。可以说,没有刘大源找不到的螺丝型号。

  为了搞到更多的螺丝,他还到上海进货,为了省钱,三百公斤的螺丝独自分四次挑到码头,再挑到轮船上。业务大了,刘大源就长期居住在上海,在上海招待所里设立了自己的“驻沪办事处”。

  每天,刘大源都会安排好货车,往柳市家中运送螺丝,每份合同都能赚个三四千元。有句玩笑话,说刘大源一个月卖掉的螺丝,连接一起能绕地球一圈。刘大源有钱到什么程度?他是柳市第一个装上电话、开上摩托车的人,当时柳市唯一的电视差转台(转播电视信号),就是刘大源出钱建的。

  “翻砂大王”吴师廉同样有传奇的故事。他原来一直从事农业生产,一次偶然机会,碰到了一位来柳市寻找货源的供销员,他牵线搭桥,为这名供销员找到了产品。看到有钱赚,吴师廉请了翻砂师傅,在柳市“三座屋”的道坦角落里搭起了最早的翻砂炉。刚开始,模具全部是木头制作的。铝制产品成型后,还要打洞等10多道工序,有些还要到别的加工厂加工。也有一些产品因是铁锤打磨,精密度不够。

  吴师廉想方设法对模具进行了,木头模具全面更新成为铁模具。因为铁模具工艺先进,效率高,使产品质量整体提升,效益也越来越好。

  生产规模化了,原材料供应成了问题。为此,寻找原材料又成了吴师廉急待解决的问题。通过多方打听,得知原乐清县物资局有铝锭出售,但需要单位介绍。几经周折,吴师廉找到了居委会办公室,请“柳市通用电器厂”出具介绍信,资金款项也通过“柳市通用电器厂”进出,并按有关缴纳税费、管理费等。

  原材料得到,产品质量稳定,生产的接线鼻业务订单越来越大。到了年底,吴师廉就积累了一笔资金。

  当时大队里正好分宅,地点在柳市镇后街保安寺新村,共三间。一家人商量先建房子。次年四月,三间三层水泥结构的楼房拔地而起,这样的小洋房引来了众多村民的向往,附近不少人特地跑过来看。

  农村干农活一个人一年收入不到300元,而这幢房子建了三四万元,这在当时确实是一件引人注目的大事。

  另外两个大王程步清、陈银松,也都找到赚钱的门,成了当时的“土豪”。在“八大王”的影响下,柳市无数人挤进了商海,柳市镇出现了生机蓬勃,甚至带些杂乱的兴奋局面。

  说起当年名盛一时的“八大王”,一定会提到一个人——乐清县柳市通用电器厂厂长石锦宽。从1980年开始,该电器厂会给挂靠的每个行业评选出一名业绩最为突出的经营者。就这样,共推出了8个“大王”,并将给他们的称号写在品的热水瓶上。

  今年77岁的石锦宽,人生经历很丰富。他19岁时从中国地图测绘学院毕业,是当时不多见的大学毕业生,先分配到钢铁厂工作,又调到粮管所,后来因被裁员回到柳市老家,当上了柳市居委会主任,当时柳市就一个居委会。

  石锦宽的口才很好,那时为了响应上山下乡的号召,给了石锦宽一个任务:动员知识青年支边。小小的柳市,石锦宽一下子就动员了80多名青年参加。

  “那年支边的地方在,祖国的最北方,条件艰苦。”石锦宽回忆,南方人吃不了北方的苦头,不少人刚去就闹着要回家,甚至与当地群众产生多种矛盾。无奈之下,石锦宽又前往,帮助青年们回家。

  可这些青年回家了,如何安置又成为一题。由于没有工作,这群青年没有收入,连吃饭都成了问题,几乎成了社会的不稳定因素。看着他们找不到出,石锦宽十分,毕竟是他动员他们支边的。如何安排?他苦思冥想,终于想到一个办法——开办工厂。

  1969年,石锦宽以柳市居委会的名义,找人凑钱办了一家工艺社,以安置那些回乡的支边青年,让他们有一份可以谋生的工作。工艺社的名字也很具有时代特征:反修工艺社。

  什么是“反修”?意思是反对苏联赫鲁晓夫的修正主义,搞真正的社会主义。可谁又能想到,这个反修工艺社,竟然成为温州最早的股份合作企业,成为私营企业的“孵化器”。后来的“八大王事件”,就是从这里开端。

  反修工艺社没有的厂房和车间,也没有的办公场所,怎么运作呢?石锦宽创造了一种挂靠经营的方式。就是以“反修工艺社”的名义经营,对外门市部或车间,实际上大家都是的个体经营,工艺社负责管理账目和报税。每个人无论挣钱多少,只需要交一些管理费和纳税,赚来的钱都是自己的。

  反修工艺社起初只有十来个门市部(车间),后来发展到32个门市部(车间),如电器车间、旧货车间、翻砂车间等。各部门业务慢慢涉及到五金配件、原材料、机电等,在当时供求失衡的里任意枝叶。

  就这样,一群青年,靠着反修工艺社这个平台,逐渐找到自己的经营方向。此后,反修工艺社更名为“乐清县柳市通用电器厂”,“通用”两个字借鉴美国著名的汽车业大佬——通用汽车公司。

  可以说,石锦宽的初衷,仅仅是为了解决让头疼的知青就业问题,无意间却建成了乐清民营企业家的“黄埔军校”。电器厂的发展出人意料地快,到了1979年,产值已经达到了1个亿,汇款额占柳市信用社的三分之二。当时乐清县所有县属企业的生产总值是800万元,不到柳市通用电器厂的一个零头。

  有了成绩,就要表扬先进,树立典型。从1980年开始评比先进,如同当下企业评比先进员工一样,每个行业评选出一名业绩最为突出的经营者。可什么称呼比较响亮呢?

  “当时王迈仟做得比较好,大家叫他父亲老王,叫他大王,叫他儿子小王,”石锦宽就从王迈仟的外号中得到灵感:“大王”。比如,电器车间(门市部)的就叫“电器大王”,旧货车间(门市部)的就叫“旧货大王”,“目录车间”(门市部)的就叫“目录大王”,并写在励他们的热水瓶上。就这样,共推出了8个“大王”,包括胡金林、王迈仟、程步青等人。

  当年的“八大王”已在岁月的更迭中渐渐复归于平静。对于这上苦苦奋斗的人来说,短短的一生,如有如此大的挫折,其影响必定是巨大深远的。

  当“八大王”正遭受时,另一些精明的柳市人正开始努力奋进,直线而上,故此,失去最好时机的“八大王”中一些人只有选择平凡或平凡。“八大王”名头虽然响亮,但事实上他们是乐清乃至中国的“过河卒子”,只能向前或向左右,没有后退余地。

  按照叶建华的线年出台了一个文件:《关于打击经济领域中严重犯罪活动的决定》,要求打击“走私贩私、、投机诈骗、盗家和集体财产等严重犯罪活动”。这个政策如“冷空气南下”一般,席卷浙南大地。

  同年,全国打击经济领域犯罪活动,浙江把温州作为重点;温州把乐清划为重点;乐清把柳市划为重点了;柳市一作为重点,苗头就对准了“八大王”。省里派了工作组,坐镇指挥严打。

  那时候,柳市通用电器厂厂长石锦宽常常接受审查和谈话。他一直认为自己和厂里的年轻人是问心无愧的,他们自己解决了就业问题,没有给国家造成负担,还发展了地方经济。

  风波愈演愈烈时,柳市商人个个自危,“八大王”都接受了调查。有些人一谈话,就去了招待所学习,随后进了所,等待审判。

  实际上“八大王事件”中被抓的“大王”一共有11个,除了挂靠在通用电器厂的8个人之外,还有三个大王,分别是“电器大王”郑元忠,“仪表大王”钱师雄,“合同大王”李方平。他们是自己开办作坊或门市部。因为生意红火、业绩骄人,也有人随镇上通用电器厂的时髦叫法,称他们为“大王”。于是,抓“八大王”的时候,顺便把这三人也一起抓了。

  那么,的标准是什么呢?有人说,按照柳市信用社的走账记录来看,谁的业务最多抓谁。也有人说,就是按照当初评出的先进。“其实就是谁最赚钱最风光,就抓谁。”石锦宽说。

  郑祥青和吴师廉被抓的理由传说很简单:某日,“打击经济犯罪工作组”车过柳市,看见几幢大楼颇为醒目,组员们就在车上议论,“这户人家不搞投机倒把,能有钱盖这样的楼吗?”没过几天,房屋的主人郑祥青和吴师廉就被叫去谈话了。

  郑祥青被抓时,他同样做线圈生意的表弟找到工作组询问:“是不是弄线圈的都要被抓?”结果工作组的回复让事后得知的郑祥青十分郁闷:“他是大王,就要抓他,你们弄,没事。”

  叶建华也认为自己被抓很。“我的产品目录在上海的国营印刷厂里印的。如果法的,这么大的印刷厂,怎么会替我印?我一直认为自己没有问题啊!”

  当时,叶建华还叫“螺丝大王”刘大源赶紧逃跑,自己却没有动身。结果,叶建华了,而刘大源成了唯一外逃成功的“大王”。

  刘大源在逃前,准备了一个小包,里面装了介绍信、粮票、3000元现金以及外烟,平时塞在餐桌下,以备随时跑。出逃的那天,只穿背心和短裤的刘大源,拿着包就跑了,在外以全国各地为家。“到现在,这个包还在我家里放着,还放着类似的东西。”刘大源说。

  胡金林被叫去谈话时,说到营业额过高,被要求补交了税款6万元。可补齐税款的胡金林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当时一名干部拍着桌子说,自己是打过仗的,枪林弹雨都经历过,可一年收入远远没有我多。”胡金林还被扣上“拆社会主义墙角”的帽子。

  一天夜晚,思前想后越想越不对的胡金林赶紧拿起早就准备好的行李,跑。他经上海、逃到东北,甚至在《林海雪原》中座山雕夹皮沟躲了很长时间。直到1984年,其他几个大王被后,胡金林才回到老家,结果当夜就被抓获。

  胡金林被抓后,各大新闻都在报道他落网的消息。他在里被关在重刑犯单间里,彻底了,做好了判重刑乃至刑的准备,不料66天后,他被无罪。

  担心“八大王”被处理,石锦宽带着所准备的资料,找到乐清县委、温州市委的各级领导,为他们求情。“其实那时候也有很多人盯上我,但我没有办法,只有我才能为他们。”石锦宽说。

  石锦宽以“目录大王”叶建华为例,以“有罪非罪,界限不清”为题,重点讲述了叶建华对柳市经济发展作出的贡献。10分钟的发言时间,他讲了足足17分钟,直到被人打断。

  石锦宽的发言并没有起什么效果,行动还是瞄上了他,认为他是“八大王”的头头。得到消息的他赶紧东西逃走。

  虽然人在逃途中,但石锦宽仍不忘为“八大王”。他八上省城、三上,一次次地为“八大王”。

  石锦宽读大学时的一位女同学,是中央领导人同志的外甥女。听说同志“有信必读,有信必回”,石锦宽想出了一个主意。1983年,石锦宽咬破手指,在一张1.2米长、1米宽的白布上写下血书,共1500多字,并争取到很多人的指印,在女同学的帮助下,他来到同志的办公室,当面递给他。“当时同志给了我八个字回复。”石锦宽深深记得:“立足帮助,打击不妥”。

  1984年,在温州市委袁芳烈的直接干预下,“八大王”得到。作为通用电器厂的厂长,石锦宽又写了一张张保书,“八大王”回家。

  值得一提的是,“八大王”和为“八大王”的,都是这位对温州产生深远影响的市委袁芳烈。曾经决定“八大王”割掉资本主义尾巴的袁芳烈深感“‘八大王’案不翻,温州经济搞活无望”。中央一号文件(主要内容是私营经济发展)发布后,他觉得可以给“八大王”了,组织联合调查组,对全部案卷进行复查,的几个人才被取保候审或无罪。

  后来,在浙江省高级院长岗位离休的袁芳烈回到温州,还专门安排三小时会见“八大王”。他说,十几年前你们是轰动全国的“八大王”,是我亲笔批文抓的典型案件,也是我亲自为你们的。你们给我上了最初最深刻的一课。

  “八大王”虽然得到,但事件带来的后果是:本来年增长率32%的温州经济变为负增长,柳市经济当年下跌57%。风波最盛时,整个温州的私营企业主惶惶不可终日,更多的人被、。“八大王事件”把温州的经济发展推迟了好多年。

  被的“八大王”,绝大多数不再从事之前的行当。比如“线圈大王”郑祥青,正当柳市市场上冒出大批线圈新人时,他却跳出线圈的领地。毕竟,“线圈大王”的名号太过,他将自己的旧设备都转让给了表兄弟,楼下的工厂也出租了。外面的人都说:“‘线圈大王’胆怯退位,将庞大的市场空间拱手让人。”

  “矿灯大王”程步青在无罪后,觉得再在柳市做矿配生意没多大意思。两年后,即1986年,他到上海谋求发展。

  在事件后的三四年内,“胶木大王”陈银松一直处于休整状态。直到1987年,他才开了一家模具厂。

  “目录大王”也不再碰目录了。就在叶建华后,很多人都涌入这个行业,推出不同版本的“产品目录”。可当叶建华出狱后,却开了一家馆。“别人劝我重新弄,可是我心里怕啊,怕自己还会进去。”叶建华说,“我是老实人,以前穷怕了,好不容易抓住致富的机会,却已经失去了,再也找不回来。”

  叶建华无法忘记,当他被带到乐清所,在阳光下猛然走进去,只见里面一个个光秃秃的头,他着实被吓了一大跳。当他被审判时,那个场景铭记在心:上台,黑压压的群众。“三年有期徒刑,缓刑四年。”他戴上手铐,如同做了一场噩梦。

  如同一个时代的巨浪,把很多的人都裹挟进来。可当40年的历史画卷徐徐展开时,我们依然强烈地感受到的那股春风,的惠及千家万户。如今的“八大王”也迎来了新生活。

  “线圈大王”郑祥青迷上了电脑,曾前往成都购买了一台286台式电脑,成为柳市最早用上电脑的一批人。如今郑祥青的房间里,有不少电脑的书籍,他还会利用电脑绘制设计图纸。

  在郑祥青家中二楼,还有几台机器,他平时利用这些机器弄弄设计和发明。“柳市镇第一个发明专利,就是我去申请的。”郑祥青说。可如今,无论是电脑还是发明,都已成为这位70多岁老人的业余爱好。

  “螺丝大王”刘大源虽然精力早已不在螺丝上,但他家的螺丝店仍在营业,店内的螺丝品种仍是十分齐全。如今刘大源更多地在享受生活,将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

  “翻砂大王”吴师廉也已退休下来安享天伦之乐,但他的事业却在女儿女婿的手里发扬光大,如今家族企业电气集团有限公司年产值超亿元。

  “目录大王”叶建华后来又办了广告公司、汽车维修厂。可由于叶建华的过于超前,在广告业全面发展之前,他的广告公司就已撑不下去了;在汽车全面普及前,他的汽车维修厂又提前关闭。后来,叶建华意识到将来的社会需要走国际化道,就把十几岁的儿子送到国外去练练胆,孩子在国外一待就是6年,叶建华也曾随孩子在几个欧美国家居住过几年。

  后来叶建华回国炒房赚钱,又起机械自动化技术创新。2009年,他还考出了助理工程师的证书。虽然逐渐失去了赚大钱的机会,但在全省力推技术创新、机械换人,以此带动产业转型升级中,叶建华再次走在前面。

  “五金大王”胡金林如今还坚守在创业的前线。在新疆创业无果后,得知中国要与东盟十国组建贸易区,胡金林又将目光瞄向了国外。“东盟十国中,经过考察,我发现柬埔寨的创业条件最好。”胡金林说,2001年2月13日,他独自前往柬埔寨金边,以电器生意为平台寻求发展。后来,他买下柬埔寨第三大发电站,又取得15万亩原始森林的特许使用权。2008年,柬埔寨温州正式注册成立,胡金林被推选为首届会长。短短几年,胡金林成为柬埔寨的电器大王和橡胶大王,还办了汽修厂之类的产业,获得6万公顷的橡胶园和土地开发权。

  当年的经历,让胡金林在创业过程中特别小心翼翼,不敢做大。“天塌下来,有做大生意的人顶着,物可以逃过一劫。”这是胡金林的创业经验。在银行大批放贷、企业互保成风时,胡金林不愿意加入队伍。“后来他们出事了,企业大批倒闭,我存活下来。”胡金林说。

  “合同大王”李方平近几年则投身于开发中国的人工耳蜗。1996年,他从回到了中国。在杭州,他刚开始从事房地产行业,那些年房地产行业风生水起,可李方平发现中国的人工耳蜗一直受国外品牌企业垄断,而且市场需求量大,价位十分高。李方平拿出了当年“合同大王”的闯劲,把房地产赚过来的钱投入到创新研发上,从国外引进人才,建立研发团队。研发成功后,产品从在动物身上无数次试验,再到临床试验,历经千辛万苦。此间整整五年,直到2011年拿到了国家相关部门的生产许可证。

  2016年,浙江诺尔康神经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李方平和儿子李楚双双受到国家领导人的和表彰。据悉,国家科技属于级别最高、也最引人注目的科学技术,每年获者不超过2名,由国家最高领导人亲自颁。主要是励在当代科技前沿取得重大突破,或者在科技创新和科技中创造巨大经济或社会效益的杰出科学家。

  还有“电器大王”郑元忠,一度成为生意最有起色、最风光的“大王”。出狱后,他重操旧业,办了一家开关厂。当时与他几乎同步的柳市人有南存辉、胡成中等,正是在这一代人的努力下,柳市后来成为全球最大的低压电器生产。

  20世纪90年代初,40岁的郑元忠又到温州大学读国际贸易专业,成了温州大学年纪最大的学生。学历低下的温州商人素以少文蛮勇著称,郑元忠的举措无疑让人刮目相看。毕业后,他突然转做服装行业,创办“庄吉”服装有限公司,并请明星吕良伟做品牌代言。

  郑元忠后来创立了庄吉集团,不仅做服装,还造船。可是2008年金融危机尚未复元,造船行业又突然进入寒冬,2011年又因互保导致资金链断裂。造船拖累了庄吉集团,集团最终申请破产。虽然事业遇到困境,欠下大批债务,但是郑元忠放出一句话:“老板绝不跑,有债慢慢还。”从2015年后,郑元忠逐渐淡出新闻的目光。

  “八大王”中,还有最令人惋惜的“旧货大王”王迈仟。当年王迈仟最重,曾被7年。后来,因为肝癌,王迈仟于1995年去世,享年50岁。

热词: 天伦之乐的书籍

文章精选

健康指南

热门排行

精彩推荐

网站首页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18 尚媃老人网 www.secularcenter.org 版权所有